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淫荡的设计

淫荡的设计

在网路上看多了那种妻子被凌虐的文章,不禁回头看看正在睡觉的妻子,我老婆有着姣美成熟的身材,冷艳动 人的容貌,嫺静典雅的气质;如此漂亮的老婆假如被别的男人蹂躏,不知是怎样的振奋的画面? 一天,我那满熟悉的朋友——小黑,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原来是从峇里岛渡假回来。说起这位老兄,天生的好 体格,加上后天的运动,真是猛男一个。 听他说,这次到峇里岛是跟位熟女人妻一起去的,一问之下才知原来他专爱熟女,此时我灵机一现,假如把他 介绍给我老婆熟悉,不知结果……一想到这,我肉棒一跳,不过后果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不管了,精虫已上脑了。 於是我便进行一连串的预备计划,在家中装置了各种精密的隐藏摄影机,当然这花了不少钱,心痛哪比得上那 种兴奋的事情。万事皆备,只剩我如何的编剧了。 利用一次假日,我带小黑回家介绍给我老婆熟悉,小黑一看到我那漂亮的老婆,就像一只狮子在看着牠的猎物 一般,这也是我预料中的事。用餐席间,小黑发挥他幽默的本事,逗得我老婆开怀不已,一时我老婆对小黑的好印 象增加了不少。 往后我都利用时间常邀小黑到我家来,小黑当然求之不得。如此这般,我老婆跟小黑已满熟悉了,偶而小黑也 会试探性的亏一下我老婆,我老婆也会给他反亏回去;看来事情正往我的安排方向走。 一晚,我在书房时,我的电脑出现一个只有我看得懂的代号,原来是我偷偷装在我老婆电脑里的间谍程式发给 我的。我二话不说,马上打开资料夹来看,哈哈……果不其然,是我老婆跟小黑的MSN聊天纪录,小黑果然对我 老婆发动攻势了……虽然目前的聊天纪录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一般的哈拉打屁而已。 事情到了这,我相信我那老婆应该也满喜欢小黑的,否则小黑跟她要MSN时,一定会告诉我的,不说表示想 要有某种秘密,一种刺激的秘密。 往后在很多的资料夹中,让我嗅觉出一股淡淡的淫味,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嗨!美女,什么时候跟我约会啊?」小黑说。 老婆:「老太婆你也要?帅哥。」小黑:「拜托,你假如是老太婆,那世上就没有美女了。」老婆:「嘴巴那 么甜,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啊?」小黑:「真聪明,被你说中了。」小黑:「是这样的,这个周末有个私人的 舞会,但到现在我连个伴都不知在哪!」老婆:「你公司不是有很多美女吗?找一个不就好了?」小黑:「那么重 要的场合,我怎么可能随便拉一个去?至少也要像你这样有气质的美女才行。」老婆:「少来了!」小黑:「真的 啦,拜托!」老婆:「好吧!」小黑:「太好了!谢谢你,美女。」周末,老婆精心的梳理,看起来更是艳光摄人, 羞花闭月、沉鱼落雁般的绝色娇靥伴着诗韵般的婉约风姿,全身散发着一股成熟女性的妩媚风情。一袭白色低胸的 细肩带晚礼服,将纤浓合度、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线毕呈无遗,半露酥胸的双峰又挺又圆,美不胜收,制工精美的单 颗美钻在晶莹雪白,峰峦起伏的胸前,形成引人入胜的焦点。 「老公,我今晚要去参加同学会,晚一点回来,拜了!」看着老婆如此这般的说谎,心不禁酸了起来,不过此 时不是恼火的时候,我赶紧抓件衣服跟了出去。 跟踪老婆到了一处很高级的场所,只见小黑早就在门口迎接着老婆,心想小黑怎会有这种高级的活动时,他们 已经亲密地进到会场。由於是私人会馆,我不得不花点钱打通门口的待者,否则就没好戏可看了。 场内开着美丽的灯光,还真不少人,我眼光到处搜寻老婆的踪影;只见他们坐在一个角落,两人有说有笑的很 亲热。此时悠扬的音乐响起,俊男美女翩翩起舞。 过了很久,音乐改变了,是一种轻柔浪漫的音乐,灯光也逐渐暗了下来,尤其是那舞池更暗,完全看不到人影。 等眼睛习惯黑暗的环境,我大胆地往舞池靠近,反正黑黑的,谁也不知是谁。 舞池中只见小黑的双手轻轻放在老婆苗条纤细的小蛮腰上,牵引着柔若无骨的娇躯。老婆的手轻推他一下,小 黑偏是不肯轻易饶过,双手一紧,用强有力的手臂拥她入怀,将她动人的肉体软玉温香地紧贴在他身上。 优雅端庄、温柔婉约的老婆在小黑灼热的眼神与热情拥抱下溶化了,娇躯酥软地靠在小黑厚实的胸膛上,感受 着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每一声彷佛都要敲开她的心扉。 方寸已乱的老婆秀眸半闭,澄明深邃的眼神变得湿润迷乱,随着脚下舞步的晃动,紧贴的胴体在厮磨中逐渐加 温,娇靥泛红。小黑故意在她如白雪般的粉脖和如珠似玉的小耳珠上呵气骚弄,女性的耳垂本就敏感,在男人呼着 热气的挑逗下,更是酥痒不已,刺激得老婆螓首骚动、心情荡漾。 小黑紧紧拥抱老婆美妙的性感胴体,丰满柔软得令人迷醉,老婆天使般的脸上布满了情思难耐的万种风情,诱 人至极。小黑再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肉棒肿大翘起,低头向她鲜艳性感的红唇吻去。 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小黑饥渴地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老婆玉贝紧合,矜持不已,但在小黑强力扣关 下,唇齿之间已成弃守阵地,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小黑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在自己的口里放肆地搅动,放肆着在 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没多久,只见老婆已逐渐抛掉羞涩,沉溺在男女深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小黑 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贤淑的老婆在小黑的激情拥吻中开放了,玉手主动缠上小黑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 却又是灼热无比。 敏感的酥胸,紧贴在小黑坚固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心中仅存的矜持被持久的深吻逐分逐寸地瓦解,男人特 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生疏却又期待盼望已久,那种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老婆不 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 小黑一面热吻着,一面两手也不得闲,双手下垂,隔着白礼服在她浑圆坚固布满弹性的玉臀爱抚轻捏,不时扭 动身体挤压摩擦她高耸柔软的双峰,早已坚硬高举的肉棒更不时撞击她的小腹和大腿内侧。 在小黑热情进攻下,老婆全身发抖扭动,大口喘气,饱含春意的秀眸似嗔似怨地白他一眼,脸上尽是迷乱和放 浪的表情。 在天雷地火中,快要一发不可收拾下,音乐停了,灯光慢慢的亮起来,他们两人赶紧整理好仪容回到桌位上; 还在回味的我,不得不夹着已经翘起来的肉棒闪到角落去。 接下来假如小黑带老婆去开房间的话,那我岂不是把不到春光?不行,於是我赶紧拿起手机拨给老婆,希望她 在嘈杂的环境能听到手机在响。不久就听到老婆的声音。 「老婆,我临时被人叫去凑脚打麻将,所以晚上我不回来睡了。」我在一间厕所里说着,如此才不会被听到背 景的音乐。 「怎么会这样?那好吧!你早点回来。」挂下电话我就到门口外等着,不久果见小黑牵着老婆的手走出来。看 着他们坐上车子后,我火速的赶回家里,希望他们是往我家方向走才好,否则戏只看到上半场就没意思了。 一到家我马上闪进我的书房,平常我的书房锁起来的,老婆是知道这点的。 我将所有的摄影机全部打开,不到一会,从大门口的镜头传来开门的影像,老婆先进来,小黑在后,只见小黑 反手将门锁上,一把将老婆拥入怀里。 老婆边挣扎边说:「不……要……我有老公的……」「没关系,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想做你的情人,关 心你,爱护你。」小黑用手抬起老婆的下巴,深情地看着老婆。 「你……」老婆娇嗲道。 小黑不等老婆说完,就对着她湿润香滑的红唇吻个正着,吻着老婆气息芬芳的红唇。没多久,老婆已逐渐抛掉 羞涩,沉溺在男女深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小黑的舌头紧紧地缠在一起。 有如久旷的男女在激情拥吻中开放了,玉手主动缠上小黑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小黑 如饥渴的沙漠游民喜获甘霖般狂吸猛吮老婆的舌、两舌在口腔内「啧啧」之声彼起此落,而且呼吸变得急促粗重起 来……只见老婆纤腰往上弯曲,玉臀款摆,长粉嫩雪白的美腿伸得毕直,红润小嘴发出诱人犯罪的娇啼:「唔唔… …唔……唔……」狂吻老婆香舌的小黑见到怀中老婆如此美艳媚荡,他的手开始解掉老婆身上的白色礼服,粗暴地 扯去那件有等於无的无肩带内衣。老婆那对傲人、香滑、饱满、圆润、坚挺不坠、雪白细腻的乳房轰然弹了出来, 小黑看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怔住了。 不过,老婆胴体稍微的扭动让他悚然一惊重返现实。他的大手竟然不能全部把握老婆细腻的玉乳,他珍惜仔细 地抚摩、揉捏、打圈、挤压着天下男人皆爱之若狂的乳房;并且还用嘴和舌去吸吮又舔舐着那红滟滟的乳头,品嚐 着只有我一人独享的乳头。 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坚固、柔软无比而又布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人血脉贲张。掌心轻抚胸罩下的峰顶,打着 圈的轻抚揉压,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那情动涨大的乳头,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轻捏细揉。 老婆脑中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下体,饥渴已久的欲念强烈反扑,老婆仰起头来,大 口喘气,眼神布满狂炽的火焰,娇靥绯红、妩媚含羞、梦呓般低语道:「轻……点……黑……」小黑这时双手一抱, 往卧室内走,我赶紧将镜头切换到卧室里。 小黑将老婆重重的放在床上,小黑马上将老婆的衣服全脱了,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 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尤其此刻本应清丽如仙的秀靥 上已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只看得小黑头晕目眩、口乾舌燥。 小黑粗暴地将老婆的大腿张开,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情人眼前,心慌意乱的老婆只能紧并浑圆修长的 双腿,她的口中发出了布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 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 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阴阜;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理细致,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 小黑粗大的手掌依然覆盖在老婆柔软的阴阜上不肯抽离半步,手指更在花瓣上熟练地扰动着,淫水从阴唇涔涔 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小黑的中指缓缓剥开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花瓣,插入了秘洞,甫一插入,老婆瞬间崩 溃,反应激烈地甩动皓首、扭动娇躯,不由自主的呻吟声从樱口中传出:「啊……喔……」小黑见老婆如此敏感, 伸出舌头去舔阴唇上的淫水,一股热浪从老婆下体传导上来,体内压抑不了的欲潮,终於爆发开来,随着连声娇吟, 阵阵淫水从诱人的嫩穴激流而出,濡湿了雪白的床单。 原始性欲已经被小黑全面撩拨起来,口中娇喘吁吁,小黑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阴唇。老婆泛 红的肌肤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浑圆匀称的修长美腿不再紧闭,不自觉地迎合着小 黑吸舔。 源源不绝的肉欲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老婆的理智,终於下体也无意识地扭动挺耸,像极了久旷的怨妇,脑中 只有原始的欲念,什么优雅端庄、道德尊严都不管了,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了所有的坚持,媚眼如丝,娇声 淫叫:「小黑!求求你,别再舔了,我好难受啊!」听到老婆毫无掩饰的诱人言语,小黑一股火热马上从小腹处蔓 延开来,再也无法忍受,先将老婆发烫的胴体挪往床中心,再扑上那具美艳无双的胴体上,晶莹的玉体、漂亮的脸 庞、迷人的鼻香、醉人的气息,直薰得小黑有如烈火焚身一般,高举的阳具肿涨发痛。 小黑大力地用膝盖顶开老婆雪白的玉腿,仰躺的娇躯轻轻扭动,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 形容的春意。小黑挺起高翘的肉棒,对准了她性感迷人的肉洞,先在洞口轻轻往返摩擦着,再对着那颗红润的阴核 一番顶触,蜜穴不堪刺激,羞人的淫液不断涌出。 眼看着迷人的老婆就要被朋友干上了,我心中真是五味离陈,心想要不要出面阻止,但这一切都是我细心安排, 阻止了就前功尽弃,真是色情文章害死人。 事到如今也只能往下看了,何况我的肉棒正在发烫,硬得很。 小黑粗大的肉棒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接着硬生生地直插到尽头,只看到老婆上半身整个弓起来,嘴里吐 出一声「啊」,娇嫩布满弹性的肉洞,满满地将小黑的硕长肉棒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硬挺的大肉棒停在湿热温软的肉洞里,不再抽动。老婆下体处粗大火热、硬中带劲的男子肉棒,传来满涨的充 实感和阵阵酥麻,迷蒙的眼睛慢慢转成了一片缱绻,那销魂快感将她的性欲整个挑起。 小黑逐渐缓慢地插送起来,并用厚实的胸膛紧贴住老婆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玉乳,挤压磨蹭,好 不舒爽。 老婆情欲像火般沸腾着,在小黑身上磨来蹭去、缓抽轻送的挑拨下,细致的乳头挺起,迷人的胴体激烈的扭动 着,鲜红欲滴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令人迷醉的声音,小蛮腰忘情地摇摆,迎合深入体内的大肉棒。 看到被骑压在身下的老婆,不堪情欲焚身,不断淫声浪语,我知道自己快忍受不了,也知道小黑已将她带入了 男女床笫之间如痴如狂的激情中,动作或深或浅,时快时慢,大肉棒在她的私处杀进杀出,直把老婆抽插得死去活 来。 看到老婆抛开一切的淫荡模样,这是我从没见过的。此时小黑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和力道,一连串的猛力抽送, 记记深入肉洞深处,撞击敏感的花心,小穴里的淫水泛滥有如洪水决堤,合着坚固的小腹不停撞击雪白的耻丘,发 出「啪啪」的响声。 老婆禁不住阴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快感,双手抓着小黑的屁股用力压向自己的耻骨,两腿高举,鼻息咻咻, 淫荡地呻吟着:「啊……好舒适……啊……啊……」小黑爬起上身,胜利似地骑乘在美艳动人的胴体上,看着被他 的巨大肉棒干得娇啼的朋友老婆、抵死逢迎的绝色尤物,如今只是他胯下称臣求饶的俘虏,心理上的征服快感,让 他更起劲地冲刺着。 销魂蚀骨的美妙快感让老婆柳眉不时轻蹙,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小黑,好大……啊……好粗喔……」 小黑瞧着平日里端庄优雅的朋友之妻被挑起久抑的情欲后,竟然变得这般的骚浪,肉棒更是大力地抽插着,每一下 抽插都把老婆干我十分舒适,加上那一声声的呻吟、一声声的求饶,更激使小黑无比亢奋。 在小黑不断的抽干之下,老婆白雪般的玉体滚烫了起来,双颊泛红、媚眼如丝,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 沉醉在男欢女爱的肉体快感中。 欲火高涨、饥渴难耐的老婆高举曲起的双腿紧紧地勾住小黑的脊背,任由小黑骑乘在她成熟艳丽的胴体上,狠 命地抬高自己的玉臀,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小黑挺动抽送的腰身,完全不由自主地沉沦在那欲海汹涌的快感中。 激烈摇摆的床上,老婆纵情地声声呐喊淫叫着,不住地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原始肉欲战胜了 理智、道德,她终於放开一切迎合小黑凶猛的挞伐,像是要把生平的情欲一次满足般。 老婆四肢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小黑的身躯,娇美坚挺的乳头,随着他的猛烈抽动不断地摩擦着他赤裸的胸肌, 巨棒在肉洞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猛烈,无可抵御的快感占据她所有的心灵。 她不断地疯狂迎合,口中淫声浪叫,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大声喘气,受不了如潮水般不断涌来的过多刺激, 老婆终於放开一切地高声呐喊起来:「啊……啊啊……好……好美……唔……喔……啊……要死……死……了……」 「舒……服……吗?」小黑肉棒毫不间歇地在阴户里进进出出,沾满粘糊糊的淫水,并且不停地发出卑猥的声响。 「好……好舒……服……唔……你好……会……干……」老婆的阴户被插得火热,眼冒金星,魂消魄散。 「那……天天……让……我……干你……好吗?」小黑舒适得有如升天,再也控制不住那有如脱缰野马般的冲 动。 「好……你每……天……都……来干……我……」一次又一次的极度快感在四肢百骸到处流窜,禁不住全身的 酥麻酸痒,老婆纤腰一弓,鼻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肉洞之中一阵痉挛,温热腻滑的淫水像开了水掣一样喷洒而 出,浇烫着顶在花心上的硕大龟头。 肉棒在一阵抖颤之后,精关一开,大股炙热的精液强劲地射入老婆那幽暗、深奥的子宫内。 「好……烫……你……射进……来……了?」极度的舒爽与发泄后的乏力,小黑再也挺不住,两人四肢紧紧交 缠在颤抖不已的床上,同时发出了心满足足而淫荡的喘息声。 「舒适吗?」「嗯……」老婆小鸟依人地蜷缩在小黑那厚实的怀抱中,星眸微启,嘴角含春,轻嗯一声,语气 中饱含了无限的满足与娇媚,兀自深深沉醉在高潮余韵的无比舒适里。 肉欲的高潮在午夜的微凉中逐渐退去,一时之间难以完全抹去的道德礼教再度涌上心头。老婆心里不由为纵容 欲望而感到惭愧,为放浪行骸而感到羞耻,双目中隐含着茫然之色,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小黑,我是不是很淫 荡,我们是不是在犯罪?」「人生中还有很多值得享受的美好东西,像性爱就是,女人像一支花,要人欣赏,要人 把玩,你就是那盛开娇艳的花朵,有权寻求爱花、惜花的人来滋润浇灌,让好花更艳更美。」老婆满是柔情地用力 搂着他,无比欢欣地接受这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樱唇轻启,吐气如兰道:「谢谢你,我从未有过像今天这般快乐!」 「那你老公从没给你这样的感觉吗?」小黑双手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让两人紧密地贴在一起。 「他跟你不一样,他是温柔型的,而你是粗犷的。」「那你比较喜欢谁?」小黑边说边用力地搓揉老婆的玉乳。 「我比较喜欢你这样的对我!」「哪样的对你?」「你好坏,就是那么粗暴地干……我。」说完,老婆主动吻 上小黑,伸出香舌让小黑用力地吸吮。 此时小黑的肉棒又硬涨起来,老婆紧紧抱着小黑粗壮有力的腰身,两个全身赤裸身躯亳无间缝的紧贴在一起。 紧抱一起的肢体扭动着,胸部对胸部、大腿对大腿为彼此摩擦着。 忽然老婆小腹传来一阵一阵异物顶触的感觉,低头一看,原来小黑的肉棒竟然威风凛凛地紧顶在自己柔软的小 腹上蠢蠢欲动,一波一波销魂的刺激不断地涌上,原本已然沉淀下来的欲念,再次地翻腾起来。 肉棒再一次破门而入,老婆难以控制地发出愉悦的大声娇吟,感觉肉棒似乎进得更深,更能碰触到一些以往交 合时所触碰不到的地方。大肉棒每一下都能深入她神秘圣洁的肉洞,重重刺击到最深处、最敏感的花心,每一下都 带来从未有过的奇妙快感。 老婆放浪行骸地自行调整各种角度和力量,时而低声呻吟、时而高声淫叫,忘我地投入原始肉欲的追求。本来 天使般的面容,此刻尽是春情媚态,往昔清亮明亮的大眼,正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哦!小黑,用力……受不了……大力……点……呀!」「叫我……老……公,我……就用……力……」「老 ……公……用……力……干……我……」小黑双手紧搂住老婆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细腰,粗大肉棒开始大力抽插,美 艳的胴体上下起伏,丰满的胸部波涛汹涌,时而滴下几滴晶莹的汗珠。 「啊……老公,我……喜欢……你……这样……干……我……」「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 干……」「好……只给你……干……我是……你……的……女……人……」那种酥麻软软的快感让老婆的淫水如缺 堤般泛滥,两个性器官不停的交接造成「噗哧、噗哧、噗哧……」之声传遍整个房间,天生敏感的老婆几乎又泄一 次阴精! 小黑迅速吻住了老婆的香唇,一面疯狂地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抵压 住花芯的肉棒猛地狂力抽插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每一下都重重的击着花芯。 「噗哧、噗哧、噗哧……」的水声,与「啪啪!啪啪!啪啪……」的两个肉体交媾声奇妙地形成了一曲交响乐 章。 「唔唔……太……深……了!啊……呜呜……」「我的……贱……女人!小穴……好……湿……」「都是…… 你……干……的啊……快……干……我……的……小……穴……我……是你……的……贱……女人……」「我…… 要……射……进……你的……小……穴……帮……我……生……一个……小孩……」「好……射进……来……给… …我……你……的……精……液……我……要帮……生……孩……子……」麻酥酥的快感随着老婆的小穴像潮水般 的一波波涌来,强烈地刺激着小黑的神经,直冲强忍已久的下腹,精液再也控制不住,小黑大吼一声,阴精如涌泉 喷出,瞬间钻入老婆湿热的穴中。 老婆「喔!」的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全身一阵痉挛,久久不能自已。没想到以前只能在A片中才看得到的淫 秽画面,竟然出现在眼前,而女主角还是美若天仙的老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