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姬汁】(第二章)(02)

【姬汁】(第二章)(02)

  (第二章-2)
 
-------------
 
  生日那件事之后,我的日常生活变得很慌忙。
 
  上课没什么变,放学后在书库学习有关魔女跟诅咒的知识。不,比起这件事, 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才对……
 
  「主人,要吃吃看这朵花吗?」
 
  「怎么看都不能吃吧!」
 
  「是吗?明明是个美妙的夜晚,主人却不想找女人收集汁,自己出来闲晃, 这就是所谓的草食系男子吧。」
 
  看着月色之下的庭院时,蜜香突然现身,挖苦说着。
 
  「女仆长可以毁谤主人吗?」
 
  「真讨厌呢,竟然说是毁谤。没有女人的话,我可以担任收集汁的对象喔。」 
  对,收集汁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这个国家肯定有魔法跟诅咒。自己则是拥有解除诅咒的手段。所以必须尽量 干、每天干……就算知道,也没办法见到女人就脱裤子吧?虽然这个年纪的男生, 等於是性欲化身,但也同时具备不必要的纯情。
 
  「既然要摘花的话,选其他花也行。主人是王族的后代,社交界的众多花朵, 等於是任您採摘。」
 
  听着不知道是认真或开玩笑的建议,我们走在夜晚的走廊上。
 
  城里有学生跟佣人住着,但晚上还是没什么人出来闲晃。两人份的脚步声在 石墙形成回音。
 
  夜晚的寂静之中,还有另一个声音。
 
  「唉呀。那位真的在偷吃吗……?」
 
  声音来自城里的厨房。偷偷看里面,意想不到的情景。这个国家的公主,抓 着整根火腿就往嘴里塞。
 
  「咬咬咬、金刚同学、这个是……!?」
 
  「冷静、玛莉。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玛莉听到后,咬咬咬继续吃火腿。接着把掉在自己胸部上的肉块也吃光后, 才扭扭捏捏看过来。
 
  「金刚同学!这个是……那个……呃……晚安!」
 
  「……直接把肉拿起来啃的公主,真另类啊。」
 
  「呜呜……你误会了!」
 
  跟刚刚喀火腿的模样完全不同,现在玛莉快哭了。周围则是一堆空盘子。 
  「解、解释……请让我解释!」
 
  「应该没必要吧……」
 
  「呜呜……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吗……?」
 
  玛莉低头,头低到快要贴到自己的胸部了。但经过这几天,知道她有奇怪行 动的理由了。让王族跟贵族陷入不幸的魔女诅咒,这个国家的公主玛莉不可能逃 过吧。
 
  「冷静点。没必要解释了。玛莉会变成这样的理由,我大概知道。」
 
  这么回答后,玛莉用快要哭出来的红脸抬头。
 
  地点换到我的房间。
 
  房间角落,是一脸若无其事,帮我们泡了两杯红茶的蜜香。
 
  桌上是蜜香泡的红茶,放了五颗砂糖,玛莉有些为难喝下。

   「所以,那是诅咒的关系。玛莉不知道是怎样的诅咒。但应该跟食物有关吧?」
 
  「都被看见了,不能继续害羞对吗?……说得没错。」
 
  虽然玛莉那样说,但还是感到很丢脸吧。玛莉像是半放弃的模样,开始断断 续续说明。玛莉的家族,受到不管怎么吃都会一样肚子饿的诅咒。父王因为吃太 多,肚子都垂到地上了。发现这个诅咒后,王族受到众人白眼。玛莉也是半逃避, 离开王宫来到学园──
 
  「总觉得,很辛苦啊。我的诅咒还比较轻微。」
 
  「咦?金刚同学也被诅咒了……?是呢,虽然国籍是日本人,却是这个国家 的族呢……」
 
  「我不像玛莉那样,严重到有生命危险啦。只是,无法留下后代罢了。」 
  「后代……!?竟然是这种诅咒……太过分了!」
 
  我只是开个玩笑。玛莉的反应却出乎意料,打从心底感到同情。
 
  「没有后代喔!这种绝望的状况……咦?等等。诅咒不是从父母身上继承的 吗……?」
 
  「我的家族,受到诅咒的同时,好像也留下解除诅咒的方法了。」
 
  我这么说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桌上。
 
  「有解除诅咒的方法吗!?王家跟贵族们,至今花了几百年都没发现呢!?」 
  小瓶子的底部,只装了一些透明圣水。
 
  玛莉的巨乳压着桌子,身体往前伸看瓶子。对了,圣水是精液跟爱液的萃取 物──想到这一点,就感觉很丢脸。
 
  看看旁边,蜜香表情平静,但似乎有些不高兴。『主人,小瓶子不是随便能 拿出来的东西』──她应该是把这句话忍住了吧。『不过,都拿出来就没办法了 啊』我用眼神示意。玛莉相信我说的话,坦白一切。我也该礼尚往来。
 
  「这是我祖先留下的东西。我不只是王族,也有魔女的血统。解除诅咒的方 法,也是代代流传下来的。」
 
  喝了一些红茶,尽可能清楚说明。我是魔女的后代。作为元凶的魔女,只把 解除诅咒的方法留给自己子孙。一般人听见都会生气吧。
 
  「魔女……?金刚同学是魔女的后代吗!?」
 
  可是,玛莉的反应跟我想像中不同。
 
  「哇啊……这是历史的瞬间。没想到会遇见魔女的后代!」
 
  原本皱着脸的玛莉,现在露出花花少女的开朗表情。声音、表情、胸部也跟 着晃动,交互看着小瓶子跟我的脸。这个世界让我很不自在转头,结果还是跟盯 着这边的蜜香对上眼了。
 
  『主人把秘密说出来的这件事,我不会再怪罪了。这反而是好机会!请快点 收集汁!眼前就有这么美味的肉体喔!』
 
  蜜香打从心底支援,视线热情。我输给这个压力转头,再次看着玛莉闪闪发 亮的眼珠。
 
  「没想到,你一下子就相信了。」
 
  「金刚同学,一直很担心我父亲的病情。所以不可能骗我的。」
 
  玛莉有些害羞缩起肩膀。胸部被双手夹住挤了出来,乳沟变得更明显。 
  「来到这所学园后,我一直在想能不能帮助这个国家,每天都在书库调查有 关魔女跟诅咒的事。结果,方法竟然在金刚同学手上!」
 
  「我不知道能不能回应你的期待。这个小瓶子的事情,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或许只能使用一次。」
 
  「光是存在着解咒方法的这件事,就给了我们希望。有没有我能帮忙的?我 能协助的话,会尽力而为。」
 
  「那是、愿意跟主人上床的意思吗?」
 
  此时插嘴的,是一直在旁边等候的女仆长。『主人?现在怎么佔便宜都可以 喔?』用奸诈视线看着公主。
 
  「咦?上床是……那个……男女交往到最后、在床上做的事……」
 
  「就算没有交往到最后,也可以做吧?性交。」
 
  「说话太直接了,女仆长!」
 
  眼前是整个人吓到,抓紧杯子喝一口红茶,再把红茶放回桌上的公主。因为 很紧张,手指颤抖,茶杯撞到桌子发出声响。
 
  「啊、那个……女仆长是说真的。为了解除诅咒,必须在上床的时候收集汁, 装满一整瓶才行。抱歉,让你听这种话……」
 
  「不、不会……这是很珍贵的说明……」
 
  「所以,玛莉殿下可以跟主人上床,帮忙收集汁吗?」
 
  「别对公主性骚扰啦!」
 
  我制止一脸兴奋的蜜香,看看玛莉。突然说这种话,对公主很失礼吧。但玛 莉表情很认真,握了拳头……
 
  「我知道了……我也会帮忙收集汁!」
 
  「可是……这是要上床耶,您知道吗?」
 
  「我一直在想,自己能为这个国家做到什么。既然有解除诅咒的方法,就一 定要协助!」
 
  玛莉手掌按在大大的胸部上,一口气说完。但勇气似乎用光了,低着头。 
  「啊……可是……如果是我身为女性的魅力不构,或许会造成你的麻烦……」 
  「不、不是……怎么可能不够……应该说魅力多到有剩了……」
 
  「你、你太客气了!我明明是肥嘟嘟的……」
 
  玛莉慌张。蜜香走了过去,抓住几乎快要弹开制服钮扣的乳房。
 
  「呀!?怎、怎怎怎怎么……」
 
  「唉呀,这真是暖呼呼的,摸起来好舒服……」
 
  接着,女仆大胆对公主性骚扰。玛莉连抱怨都忘了,只顾着扭动身体。 
  「年轻女性通常憧憬伸展台上的模特儿体型。可是,男性比较喜欢抱起来很 舒服的女性喔。」
 
  「抱、抱起来很舒服……」
 
  「这份肉感,就是玛莉殿下的武器喔。证据就是、请您看看……」
 
  这么说后,蜜香朝我瞥过来。
 
  玛莉跟着抬头,看见我死死盯着她肉体的模样。玛莉连忙转头──但这种害 羞的动作太有魅力了,我根本无法转开视线。
 
  「这么害羞的模样……这份生涩,更惹人怜爱呢。主人也是盯着不放喔?」 
  玛莉再次抬头,看着我。
 
  如果我命令的话,蜜香当然会立刻放开玛莉。可是,我说不出口要她放手。 玛莉的肉体太诱人了。似乎察觉到我的想法,玛莉再次低头,停止抵抗任人轻薄 了。
 
  「似乎做好将身体交给主人的觉悟了。让人感动呢,玛莉殿下。」
 
  蜜香手指越来越大胆。玛莉跟西瓜一样大的胸部,对女性的手来说太大了。 指尖埋进去,另一只手灵巧脱掉玛莉的制服,脱掉上衣,解开裙子,衬衫的钮扣 也打开,塞得满满的Q罩杯胸部弹出来。连胸罩也拿掉,粉红色乳头跑出来见人, 蜜香温柔捏住。
 
  「呀!?啊、哈啊……哈啊……呜呜呜……咕、呼、呼……」
 
  「摸着摸着就变硬了。其他地方明明都很软的。」
 
  蜜香的手在肌肤上滑动,从乳房往腋下、然后摸着手腕。
 
  「湿润、柔软,就像刚做好的麻糬呢。」
 
  「别、别说了。我一直很在意的~」
 
  「男性就是喜欢这种软呼呼的肉喔。请您看看,主人都已经……」
 
  玛莉战战兢兢抬头,视线集中在某一点。
 
  「哇、哇哇哇……变硬、变大了……!?」
 
  「呵呵、就是喔。之后那个就要进入玛莉殿下的体内喔。」
 
  蜜香这么说后,手摸进玛莉的内裤里面。布料浮现手指的形状,沿着裂缝摸 摸摸……
 
  「呐……蜜香的语气像是要做到最后,你真的可以吗?」
 
  在玛莉都被脱光光的时候,我很不识趣问了。
 
  玛莉抬头,有些讶异看着我。嘴巴喘气,眼神迷濛。内裤里面肯定闹水灾了 吧……?
 
  「为了得到更多诅咒跟魔法的知识……而且,可以帮上金刚同学的话,我无 所谓……」
 
  「别开玩笑啊。为了这种事情舍弃处女……」
 
  「你、你误会了……我……想要做……难道……讨厌我这种胖嘟嘟的女生吗?」 
  像是蚊子飞的声音。玛莉说完这句话,似乎忍耐不住了,红着脸低头。 
  「主人真变态呢。竟然还让玛莉殿下这样拜託。」
 
  「我口味没这么重啊……」
 
  「因为,公主都这么湿,在一下下就高潮了,现在放着不管,岂不是太可怜 了?」
 
  这么说后,蜜香拉下玛莉的内裤。
 
  刚刚被手指摸来摸去,私处流出蜜汁,流到大腿跟膝盖了。玛莉也像是没打 算隐瞒,红着脸站在原地不动。蜜香把公主的内裤脱掉,衬衫也是,把一丝不挂 的蜜香拉到床上。
 
  「那、那个……金刚同学……」
 
  玛莉趴在床上,畏畏缩缩看我。
 
  这么害羞的少女,想要裸露肌肤,需要多大的决心?看见这个表情,我也跟 着脱掉衣服。抓住刚刚就一直欣赏的乳房。
 
  「啊……蜜香女士跟金刚同学、为什么……都对胸部……啊……嗯……」 
  「因为太有魅力了,不摸反而失礼。比想像中更柔软、又很沉重……太棒了、 玛莉!」
 
  手掌稍微使力,指尖就埋进去这对肉球。乳房肌肤受到爱抚,渗出汗水,吸 住手掌。
 
  「来来,主人,不要只有胸部,下面也要……」
 
  蜜香插嘴。
 
  「……这算是羞耻PLAY耶,能不能请你先到外面去?」
 
  「咦?这种时候,仆人不是都应该在主人身边吗……?」
 
  我抗议,玛莉讶异看着。
 
  「我们在做色色的事情,听说这种时候就要有仆人在旁见证。虽然很害羞… …」
 
  玛莉语气认真。蜜香一脸得意,推推眼镜。
 
  看来,我是少数派了。做好觉悟,肉棒抵住私处入口时,湿润黏膜就贴住龟 头。
 
  就这样利用体重,撕裂玛莉的身体。
 
  「呜、呜呜……咕呜……哈咕!呜!呜呜!」
 
  肉棒被夹住,传来灼热触感。玛莉的阴道很烫,有种温度传达到肉棒内部的 感觉。通往子宫的通道很狭窄,我把腰部往前顶,充满蜜汁的淫肉缠了上来。 
  「来、主人,请用力插!ONE、TWO!ONE、TWO!」
 
  「女仆长,能不能请你闭嘴?」
 
  制止吵死人的女仆长后,开始慢慢摆动。
 
  腰部慎重后退,啊啊、啊啊……玛莉哼出喘息声。肉棒退到入口附近后,这 次顶到最里面。
 
  「咕、呜、呜呜……恩……」
 
  「感觉……很痛吧?」
 
  「觉得身体麻掉了……感觉到、那个在肚子里面……」
 
  玛莉皱着脸,看起来就很痛,但似乎更感到困惑跟害羞吧。
 
  「不必感到害羞,我会温柔的。
 
  就这样插着,温柔抚摸玛莉的头发跟脸颊。
 
  玛莉的大腿很紧绷,应该是很紧张吧──但我已经干过两个女人,现在可以 从容观察对方反应。插着同时爱抚身体,最后玛莉身体慢慢放松,表情也比较松 懈了。
 
  「哈啊……啊啊、嗯嗯……金刚同学……」
 
  玛莉扭动身体,乳房也跟着跳动。
 
  看来,玛莉冷静下来了。我再次开始摆动腰部。挖着阴道口,压住肉襞,冲 撞子宫口,用整根肉棒享受玛莉的身体。
 
  「爽吧?」
 
  「呜呜……是的……啊、嗯!嗯嗯……好、好舒服……」
 
  「好爽。感觉被玛莉的阴道吸住了。」
 
  「那、那一定是因为阴道收缩的关系呢……」
 
  「玛莉连阴道都是大胃王啊。」
 
  我还有办法调情,应该是干过蜜香跟奥尔托丹蒂的缘故吧。玛莉表情则是越 来越害羞。态度倒没有很抗拒,手虽然遮着脸,却是透过指缝偷看我。
 
  「第一次就这么有反应,不愧是玛莉殿下呢。」
 
  蜜香似乎也发现了,跟着挖苦。
 
  嗯嗯……玛莉呻吟,阴道同时缩紧。应该是习惯肉棒了,性器变得更湿润, 更好摩擦。柔软肉襞也黏住肉棒。
 
  「啊啊……哈啊、嗯、啊!啊、呜呜……呜呜……呀啊、啊啊啊……!」 
  每次顶进去深处,玛莉就哼出很像尖叫的喘息声。
 
  「好爽。玛莉的身体又软又爽。」
 
  「呜、呜呜……所以、请你别说了。我很在意这点的。」
 
  「我不是说你的小腹跟手腕啊……」
 
  玛莉听见后,脸更红了。
 
  她的身体超有魅力,对於玛莉来说却是自卑压力。每次腰部摆动,就能贴住 柔软腹部跟大腿。光是跟丰满肉体触碰就够爽了,很想就这样把头埋过去。我每 次抚摸胸部,玛莉就害羞转头,这也很可爱。我开始加速摆动,身体不断互相碰 撞,接着──
 
  「啊、呀、不行……金刚、同学……啊、好热……呜呜……!」
 
  肉棒乱撞。
 
  朝玛莉的阴道喷出精液,每片肉襞都被喷到。肉棒每次抽搐,玛莉就忍耐不 住刺激,腰部跳动,乳房也晃个不停。
 
  「哈啊……哈啊、好多好烫……味道也好重……都在我的肚子里……」 
  射精结束后,玛莉喘气。
 
  余韵结束后,第三次收集汁。小瓶子装了两人份的汁,发出青光,两人份的 体液变成透明圣水。
 
  「哇、真的产生变化了。这是化学反应之类的吗!?」
 
  「我也不太懂。不过,这些圣水似乎得装满整个瓶子才行。」
 
  「原来如此,完全不知道原理,更有魔法的感觉呢。」
 
  玛莉也忘了自己还是裸体,专心观察圣水。
 
  虽然她一直研究魔女跟魔法,也是第一次实际看到吧。
 
  她看着小瓶子的眼神,就是天真的好奇心──以及纯粹的喜悦,很有精神。 她一定是看成拯救这个国家的希望吧。
 
  「我刚才也说过了,就算用了这个小瓶子,也不能保证能回应玛莉的期待。 我的祖先有这个小瓶子,能够脱离诅咒,但也不知道能否用在其他人身上。总之, 就是通通不知道。」
 
  「无所谓喔。光是有解除诅咒的方法,就是很大的希望了。」
 
  玛莉一直看着小瓶子,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里面少了很多呢。刚刚瓶子还装满满的……那个……装满我们的汁 ……」
 
  「汁变化成圣水后,量会少很多。现在这些量,已经是三次累积起来了。」 
  「就是说,想装满整个瓶子,还要继续做刚刚那种事情,一次、两次、三次 ……」
 
  玛莉从瓶子圣水的高度开始目测。数了数,眉头皱着,快哭出来了…… 
  「没、没事的!不管几次我都会帮忙!」
 
  「啊……谢谢。但今天很累了,等明天再说吧。」
 
  我这么回答后,玛莉总算安心了,现在才用被单遮住身体。
 
  「公主很会骑马呢。为什么?」
 
  「呵呵。只是比其他人更常练习。」
 
  「难道连照顾马也亲自来吗?」
 
  「这很有趣喔。花一些时间照顾马,马就会听话了。」
 
  女学生们在教室里聊天。
 
  话题的中心点是御剑。同样都是日本人,她却跟我不同,很习惯这所学园了。 很会骑马跟跳舞,气质也是标准的贵族。班上只有我一个人会喊她『大将』。 
  不过,我很在意一件事。『公主』──大家都这么称呼她。
 
  如果她也是这个国家的贵族,就有可能受到诅咒。虽然是少数的日本人,我 转学后很常跟她往来。如果她也遭到不幸,我就无法置身事外。
 
  所以,一旦有时间,我就会观察她的动向。
 
  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她比想像中更有人望。很多人跟她商讨烦恼,教师们也 时常拜託她处理事情。她自己也不太会拒绝,休息时间一直跑来跑去。就像一只 停下来就会死掉的鲔鱼,超活泼的。
 
  现在,围着她的是马术社社员们。
 
  御剑擅长各种运动,但每天练习这句话,还是给了马术社社员很大建议。她 们跟御剑聊天。
 
  「那么,放学后再拜託啰。」
 
  留下这句话离开了。放学后似乎要过去指导她们。
 
  「大将、还好吧?不要听到什么都点头比较好。」
 
  此时,猫耳女仆过来。她拿出胶囊跟水壶。御剑收下,吞下好几颗胶囊后, 用运动饮料吞下肚。
 
  「没事的。这种程度算不上什么。但去年还没这么忙的……」
 
  「没事。大小姐的肌肤还是很漂亮。锻炼后就能恢复精神。」
 
  「是呢。我的锻炼还不够……决定了!」
 
  就是因为太有精神了,大家才会把事情都塞给她。
 
  这让我想到了。
 
  简直是健康女性范本的御剑,跟胶囊的印象完全不搭。
 
  难道有什么病吗?玛莉父亲因为诅咒的关系,躺在病床上。我是不是该跟御 剑本人做个确认?如果是我想太多就好了……
 
  「然后,找我有什么事?」
 
  御剑这么说后,有些不安看着室内。
 
  有些话要说,能不能来我的房间?──我这么说后,御剑刚刚的从容就消失 了,表情变得有些紧张。
 
  果然,有什么问题吧?
 
  突然这么想,我摇摇头。为了确认,才请她过来。别先入为主,而是问清楚 比较好。
 
  「这么问很奇怪啦……你现在健康吗?」
 
  「咦?」
 
  「你刚刚在教室有吃药吧?你平常都很有精神,却得吃药,我是感到很意外 啦。」
 
  「那、那个……跟金刚没关系吧。」
 
  语气结巴,像是在隐瞒什么。低着头,很不安分,仔细看看,肌肤也有些同。 
  『刚刚吃的,只是普通的维生素胶囊。』
 
  希望她回答一些无聊的答案。如果担心是杞人忧天就好了。但现在的御剑跟 平常不太一样。诅咒每个人都不太一样。或许她也为了诅咒在烦恼……? 
  「……你也知道,跟这个王国有关的贵族们,接连发生不可思议的事件吧。」 
  作为朋友,开门见山问了,她浮现有些惊讶的表情。
 
  「这个……在电视上有看过……」
 
  「原因就是魔女的诅咒。」
 
  御剑用讶异表情看着我。我慢慢说明。魔女的事情、诅咒的事情。我自己也 遭到诅咒的事情。每天都在调查的事情。以及、御剑也可能遭到诅咒的事情。 
  「……这种话能相信吗?」
 
  「其实不是只有我被诅咒。玛莉也是。」
 
  「玛莉公主也是?」
 
  「但没有公开发表,如果你愿意帮忙保密就好了。」
 
  「很难相信。可是……」
 
  她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很正常。突然要她相信也不太可能。但是,她应该知道我有多认真。虽然半 信半疑,但也没有立刻打枪了。
 
  「然后,这个诅咒有解除的方法吗?」
 
  「咦?」
 
  「很难相信……但是,金刚说得很认真呢。这样的话,作为朋友就该协助啊。」 
  这句话让我很感动。就是这种个性,她才会受到大家信赖吧。
 
  「诅咒有解除的方法。用这个小瓶子。
 
  「是吗?那就快点用啊?」
 
  「不、只有小瓶子是不够的。为了解除诅咒,必须做色色的事情,把汁收集 起来才行。」
 
  她睁大眼睛。像是在思考话中含意似的转动眼睛,最后起身……
 
  「果、果然是在耍我嘛!」
 
  接着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这是真的!一个弄不好可能就没命了!你的身体不好,或许也跟诅 咒有关……!」
 
  「这个……」
 
  我抓住她,御剑一脸为难停下来。
 
  她只有有那个心,就能把我甩开了。她却没有摆脱,应该是被我说中一部份 了吧。
 
  「我想帮助你。拜託、相信我!」
 
  「什么、啊、咦咦!?」 我从背后用力抱住她,御剑疑惑扭动身体。 
  可是,没有拳头招呼过来。她就算没有明说,但也是遭到诅咒了吧。作为朋 友,不能当作没看到。就算来硬的,也要弄个清楚……
 
  「等等、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啊……」
 
  「没问题,很快就结束了!」
 
  「金、金刚!等等、别这样……」
 
  我从背后抱住御剑,抚摸全身。
 
  平常都有在运动的关系,肩膀跟手腕的线条都很紧绷,很有弹性。身体不断 跳动的模样,就像是一头野生的小鹿。
 
  「我不会做什么的。只是挤一点汁出来而已。」
 
  「你已经在性骚扰了!被、被金刚……看见我这种模样……好丢脸……!」 
  通通当作没听到,我解开她的衬衫,裙子也挪开。
 
  她全身上下只有内衣了,站着不动,似乎在跟羞耻心作对抗,膝盖发抖。但 现在必须硬上。就算可能让她觉得很丢脸,如果对诅咒坐视不管,之后只会让她 更难过。我不想看到这种情况。所以只好让内心化为恶鬼,玩弄她的身体弄出汁。 
  「咦?……你的脸好红啊。这也是因为诅咒……?」
 
  「不对!没事啦,快点放开我!」
 
  御剑变得越来越奇怪。肌肤发红、不停喘气,膝盖跟指尖都在发抖。有时还 会转动身体看我,眼神发浪。不能再犹豫了。我这么判断后,开始揉她的胸部。 
  「哈啊……呜呜……这、这样摸我的胸部……」
 
  哼出恼人喘息。
 
  身体锻炼得很紧实,乳房却是软到难以置信。接着拿掉胸罩,从下方捧起来, 手掌整个埋进去了。揉个几下,御剑背部跳动。
 
  「抱歉,用这种手段……不过,我很担心你。所以需要你的汁!」
 
  「呀、啊、呜呜……冷、冷静一点……」
 
  「我很认真。相信我、让我摸吧!」
 
  我说出真心话。
 
  御剑转动身体,隔着肩膀瞪我。我则是用真挚眼神看她。一秒、两秒…… 
  「别这样……这种眼神、太狡猾了……」
 
  性器被摸到就很抵抗了,御剑拼命扭动身体。我则是从背后贴住她,刺激裂 缝上头的小颗突起。
 
  「呀、啊、拜、拜託……金刚、等等……呀、呀……!」
 
  效果出来了。花一些时间爱抚,让她身体发热,最敏感的肉芽遭到抚摸,让 她忍耐不住。怀里的肉体一直跳动。我则是硬把她按住,继续爱抚。最后御剑的 身体变得僵硬,身体突然往后仰。
 
  「哈啊、呜呜……不行!呼啊!啊啊啊啊……!」
 
  御剑的身体不停抽搐,私处也更湿润了。
 
  她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发楞喘气。刚刚还在扭动的身体,瞬间虚脱。 
  「哈啊……啊啊……怎、怎么……怎么回事……?」
 
  「还没完。什么都不必说,让我摸就对了。」
 
  我从背后撑住她后,掏出肉棒。
 
  虽然是为了解救御剑,但看见她这么激烈的高潮,还是很爽。肉棒从背后贴 住她的私处,就这样前后摆动。
 
  「骗人……贴着我的那里……咦?难道是、鸡、鸡鸡……」
 
  「我的肉棒。」
 
  「呀啊啊啊啊!你、你你你、在想什么!?」
 
  「哇!?别乱动啊。插进去的话我不负责!」
 
  听到可能插进去,御剑果然吓到了。为了验证诅咒,必须插进去流汁才行。 目前是在体外磨蹭,算是擦边球吧。御剑很难受,我也难受到快炸掉了。但还是 用肉棒继续摩擦她的裂缝。
 
  「啊呜!呜呜……在抖动……!别、别动了!」
 
  「不用怕,不会插进去的,只是磨蹭几下啊,御剑!」
 
  「不、不是这个问题啦……啊、咕……呜呜……」
 
  御剑应该是敏感体质,爱液流出来弄湿肉棒。大腿很有肌肉,紧绷滑嫩。很 想就这样插进去。大腿根部的空隙,感觉简直就是为了让肉棒摩擦的。龟头触碰 到阴道口,发出努啾努啾的声响。
 
  「啊!嗯嗯、别、咕……呜呜……动了……呜呜呜……」
 
  性器发出淫乱声音,御剑也扭动身体喘息。跟教室里完全不同的模样,让我 兴奋加速摆动……
 
  「呜、哈啊……啊嗯、金刚……我、快要……」
 
  「放心吧,我要射精了!」
 
  「咦?……射精……啊……呀、啊、啊、咕啊啊啊……!?」
 
  接着,肉棒颤抖,喷出大量精液。
 
  御剑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视线左转右转。最后发现自己的私处又湿又 滑,呆呆抬头。我放手了,她整个人坐在地上发呆。
 
  「结束了,放松一点。」
 
  让御剑坐在椅子上,打开她的双脚。
 
  私处的汗水、爱液、精液……这些汁隔着内裤都看得出来。用手指往里面挖, 御剑似乎连害羞的力气都没有了,啊啊、啊啊……只顾着喘气。
 
  感觉有些可怜,但放着诅咒不管就更大条。我让自己化为恶鬼,把两人份的 汁放进小瓶子。瓶子发出青光──
 
  「看着,你果然被诅咒了!这就是证据……咦……?」
 
  发光、汁的量慢慢减少。
 
  就像是第一次跟蜜香收集汁的时候。之前跟奥尔托丹蒂和玛莉收集汁的时候, 量记得更多啊。
 
  「……呐、你是跟这个国家有关的贵族吧?」
 
  「啥?我的父母都是日本人喔。」
 
  「那你干嘛来读这所学园啊?」
 
  「身为御剑家的继承人,为了修身养性,才来这所世界名门云集的学园留学 啊。」
 
  「因、因为,大家不是都把你当成公主吗?」
 
  「『御剑姬子』这个名字,用日本话来说就是公主,同学们都觉得很有趣… …这怎么了?」
 
  「呃……『公主』,只是闹着起鬨的绰号……?」
 
  听见这个解释,我整张脸瞬间失去血色。误以为她是公主,也误以为她受到 诅咒……
 
  「抱歉,御剑。」
 
  「啥?干嘛突然……?」
 
  「刚刚这样袭击你,是误会一场。」
 
  我脸色苍白,姬子则是瞬间脸红。羞耻跟愤怒的脸红,变成有如赤鬼的脸色。 
  「你这个混帐、给我咬紧牙关!」
 
  之后,吃了一记世界水准的必杀右拳。
 
  「刚刚、我有遇到御剑女士喔。白天时候的脸色很不好,现在却恢复精神了 呢。」
 
  过了不久,蜜香一脸高兴进来。
 
  蜜香声音很开朗,看看室内。发现奇妙的东西,皱着脸。因为我这个主人没 穿裤子,脸肿得跟释迦差不多。
 
  「怎、怎么回事、主人?」
 
  「没什么……御剑怎样了?」
 
  「杏跟我说,御剑女士昨天拉麵吃太多了,有点胃胀气,现在恢复精神就好 了……」
 
  「吃、吃太多了!?」
 
  我跳了起来。她根本没事啊。但因为这几天,我心思都放在诅咒的关系…… 误会累积起来,变成袭击同学的失控局面了。
 
  「突、突然怎么了、主人?」
 
  「之后再说。现在得先去找御剑才行!」
 
  「请您冷静。请您先穿上裤子,还要抹药喔。」
 
  太好了,幸好不是诅咒……
 
  这简直是恋爱喜剧的老梗了,姬子刚刚被我玩弄身体,肯定气炸了。我急忙 过去想要道歉,却被杏挡在外面,我只好回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