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姬汁】(第四章)(01)

【姬汁】(第四章)(01)

 第四章用魔法道具收集汁
 
  隔天,我来到收藏魔女遗物的房间。
 
  是个很普通的仓库。木门倒是很间库,上面只有一个『仓库』的门牌。 
  「这个国家不是很忌讳魔法吗?不用锁在金库里面吗?
 
  「没这个必要。这个房间不会有人发现。事实上,这七百年都没人发现过这 个仓库。」
 
  奥尔托丹蒂没有看我,语气很不高兴。
 
  她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带我过来时,也是面无表情说『毕竟这是约 定』。说话变得很少。
 
  能够一直守护秘密,应该是加上不会让人发现的魔法吧。把奥尔托丹蒂那个 时代的黄铜钥匙插进去,发出沉重声响。打开门进去,飘出潮湿空气。
 
  「好一阵子没进去了。上一次记得是十年前?还是一百年前?
 
  奥尔托丹蒂说得很自然。就算这座城有电可以用,这里却没有电灯。拿起预 防万一带来的手电筒,照亮室内,有个大型书架。其他则是木箱、瓶子、木制跟 皮制的东西……
 
  「这是魔女全部的遗物?」
 
  「嗯。为了弄清楚魔女的魔法,能收集到的东西都在这里。」
 
  有很多不知道名称跟用途的东西。还有很多外观很可怕的道具。在头尾两端 加上手铐脚镣的床,这是拷问用的道具吧,还有铁制棺材之类的东西。还有好几 个男性器的模型。有两个龟头的、有生动浮现血管的、有外面长了一堆瘤的…… 各式各样的鬼东西。
 
  「很多奇怪的道具啊。」
 
  「想要钱、美食、拥抱女人……这是欲望的根源。最近无法勃起,希望能有 满足妻子的魔法……就算是一些莫名的要求,魔女也是很认真听。」
 
  奥尔托丹蒂用指尖弹了其中一根假阳具。
 
  表情看起来很温柔。对方是可怕的邪恶魔女。给国内带来灾祸,最后被活活 烧死。魔女最后留下的诅咒,被王族代代继承下去,直到七百年后的现在,仍然 继续折磨人们。奥尔托丹蒂自己也是其中一个牺牲者,语气却说得很怀念。 
  「真的有很多东西啊。会不会放在这一带?我看看……魔法纪录篇、第一章 ……」
 
  用手电筒照亮封面。这是纪录魔法的书吧。听玛莉说,这个国家没有留下多 少关於魔法的史料。这种禁忌知识竟然写在书本上,令人惊讶。
 
  看看旁边,奥尔托丹蒂一脸呆愣看着我。
 
  「怎么?」
 
  「没什么。只是让汝重新认识魔女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她的表情再次紧绷,把头转开。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
 
  「总之,得弄亮一点才行。回去房间,找一支更大的手电筒吧。」
 
  把门锁上,跟奥尔托丹蒂回去房间。
 
  蜜香因为工作不在。我在房间里找手电筒跟延长线时,突然想到一件事。 
  「对了,那个房间的事情需要保密吗?」
 
  「反正那个眼镜女仆很喜欢多管闲事吧。说出去无妨。但要记得告诉她,不 准碰那个房间里面的东西。」
 
  「是啊,有很多贵重的东西。」
 
  「不是那样。那个房间里密的东西,都有魔法效果。随便碰的话,可能会导 致魔法发动。」
 
  「魔法道具,是只有我这个魔女子孙才能用吗?」
 
  「跟解除诅咒的小瓶子不同。那些是魔女为了将魔法分给人类而制作的。虽 然不晓得使用方法,但只要符合条件就能发动魔法。达成目的之后,魔法就会消 失,变回普通的道具。」
 
  奥尔托丹蒂突然停下来,直直看着我。
 
  「喂……怎么……?」
 
  「安静。闭上眼睛。」
 
  瞬间,感觉到两颗乳房的温暖。
 
  奥尔托丹蒂身体贴过来。她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眼睛往我这里看。喘息喷 到脸上,嘴唇靠近。
 
  「刚好那个女仆不在。」
 
  用性感声音说话,让我心跳加速。我乖乖闭上眼睛,知道有什么东西贴住我 的脖子。接着是细碎的金属声……
 
  「跪下。」
 
  接着是冰冷声音。同时身体失去力气,踉跄跪下。
 
  「就像这样……谁都能使用魔法。知道的话,就别乱碰那个房间的东西。」 
  不知何时,有一个项圈套在我脖子上。材质是金属,很坚硬,一条绳索牵在 奥尔托丹蒂的手上。
 
  「这是能让任何人俯首听命,某个贵族女儿拜託魔女做出来的东西。套上去 之后,直到本宫满足之前,汝都不能违抗本宫的命令。」
 
  跟她说的一样,手脚都失去自由。感觉身体跟理智都掌握在对方手上。 
  「魔法真厉害啊……我知道了。我不会乱碰。」
 
  我趴在地上回答。但奥尔托丹蒂表情不变,甩着手里的绳子。
 
  「直到本宫满足之前,都不能违抗命令。」
 
  奥尔托丹蒂重複一次,说得另有含意。嘴角浮现冷笑。让我脸色苍白。 
  「学猪叫。」
 
  「POI!POI!住手啊!」
 
  「本宫的魔法对汝无效,但魔女的道具就能发挥效力了。汝之前竟然对本宫 乱来啊。得好好告诉汝,对待贵族要用什么态度才行。」
 
  「那、那是你自己答应的条件啊!是你答应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对。学不乖的小猪,还敢反抗本宫吗?躺下、露出短小的东西吧。」 
  「什么么么!」
 
  很不想被奥尔托丹蒂操控,身体却擅自动作了。脱掉长裤跟内裤,乖乖躺下。 而且还抬高腰部,让对方能看个清楚……
 
  「竟然让本宫舔这种东西,该如何处罚汝呢?这根短小的东西,是不是有更 适合的对待方式?」
 
  奥尔托丹蒂脱掉靴子,踩住肉棒。
 
  喔喔,我下意识呻吟。毕竟奥尔托丹蒂收集过很多汁了,很能掌握要领,力 道刚刚好,绝妙的压迫感。脚踩着肉棒前后挪动,脚掌开始刺激肉棒。用脚拇指 跟食指夹住,滑来滑去……指头根部的触感。脚掌光滑的触感。体重压上来的压 迫感。我目前是毫无防备的姿势,肉棒比平常更敏感。
 
  「呵呵,很快变大了。这么喜欢被人踩是吗?」
 
  「最好是啦!那是项圈的魔法吧!」
 
  「项圈只有让人听话的魔法。肉棒被本宫的脚踩到变硬,这就跟魔法无关了。 这是汝的本性。老实承认吧。」
 
  「丝、丝袜的触感,脚掌的温度,绝妙的踩踏方式,太棒了!」
 
  我嘴巴擅自回答。下意识吼出真心话。丢脸到快死,却也爽到快死。只要她 下达命令,即使没有强迫,我也会乖乖招出真心话。
 
  「说得很好。让人踩就感到舒服的小猪啊。对了。之后用脚收集汁就好了吧。」 
  奥尔托丹蒂骄傲放话后,坐在旁边的桌子上。接着拉扯项圈的绳子,像是骑 在我肩膀上似的,用双脚缠住我的脖子。
 
  「别开玩笑了!最好我会答应……」
 
  「想被本宫踩吗?」
 
  「呜呜……想、想继续被奥尔托丹蒂陛下的脚踩来踩去!」
 
  多么可悲啊。无法反抗魔法的魔法──不对,男性本来就无法抵抗性方面的 快感吧。后脑杓感觉到下腹部的柔软,夹住脸颊的滑嫩大腿,以及脚掌转来转去 的触感……这怎么有办法抵抗?
 
  「都流出这么多汁了,真是难看。」
 
  奥尔托丹蒂伸出脚,踩踏肉棒。
 
  这次很用力。左右脚掌压住肉棒转动,我的腰也跟着跳动。她每次用脚转动, 大腿就会碰到我的脸颊。后脑杓也贴着她的私处,感觉到湿润热度。
 
  「还不准射喔。禁止射精。」
 
  「咦咦咦!求、求求您大人有大量啊!
 
  「禁止就是禁止。继续这种状态。」
 
  说完残酷命令后,奥尔托丹蒂更用力踩肉棒。这次左右脚夹住肉棒,上下用 力摩擦。她的上半身跟着跳动,乳房压住我的头。肉棒勃起到会痛了,睾丸也收 缩发疼……但怎样就是没办法射精。这一定是魔法的作用吧。无论奥尔托丹蒂命 令什么,身体都会照办。
 
  「说话变少了。脑里都是被踩的快感吗?」
 
  「我……只要跟奥尔托丹蒂有身体接触,就只会想着怎么干你。」
 
  「变态到让人傻眼了。连本宫的脚,也会感到性欲?」
 
  「对。又细又长、大腿好滑好嫩,曲线也是紧绷滑溜。很想每天每天都乱摸 ……」
 
  「可以了。越听越噁心。」
 
  用一句话打断我的告白,这次用力踩龟头。射精欲望膨胀的地方被踩住,流 出透明液体。
 
  「真痛快啊。小子对本宫乱来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吧?」
 
  对刚刚的告白感到丢脸,肉棒却又爽到麻痺. 屈辱跟快感混合,塞满我的脑 袋。
 
  「可恶、够了吧!下次一定加倍奉还!」
 
  「哼。反正汝无法违抗本宫。就像一只丧家之犬尽管吠吧。」
 
  「继、继续下去的话,我会上瘾的!每次你想要收集汁,就得踩住我这只猪, 弄髒你的脚喔!你愿意吗!」
 
  「这个……真是微妙的胁迫呢……」
 
  拼命吼出来终於有用了,奥尔托丹蒂双脚加速摩擦肉棒……动作很单调,却 爽到不行。有时贴住、压住、预料之外的刺激,让快感迅速提高。
 
  「可以射了。快点射出来!」
 
  我等待许久的命令。
 
  咻咻!她命令的同时,肉棒出现激烈脉动。射精出现抛物线,喷到我的脸上。 
  「这样知道本宫喝下精液的感觉了吧。别再反抗本宫了。」
 
  射精之后的疲劳感,全身无力。
 
  稍微抬起头,发现奥尔托丹蒂俯瞰着这边。看见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她浮现骄傲笑容。
 
  「很不甘心吧?痛恨本宫吧?老实说出来。本宫气量很宽大的,有什么话想 抱怨就说。」
 
  「抱、抱怨什么的……!」
 
  奥尔托丹蒂命令的同时,我嘴巴又动了。
 
  「因为,转学进来第一次看到,想说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大美人!以为是高岭 之花,却跟我一起跳舞、还让我干……而且口交的表情也很可爱……就算是为了 收集汁,我还是很爽啊!怎么可能抱怨啊、畜生!」
 
  一口气说完,连我自己都傻住了。
 
  对,很高兴。虽然不想被当成解除诅咒的道具──就算是这样,只要能跟奥 尔托丹蒂有肉体关系就够了。现在背后的奥尔托丹蒂,肯定挂着眼高於顶的自傲 表情吧。
 
  「……哼。为了解除诅咒?说什么傻话啊。汝这只小猪。」
 
  她冷冷说完后,双腿再次开始动。
 
  奥尔托丹蒂的黑丝袜,早就沾满精液。用来当作润滑液,继续摩擦肉棒。 
  「啊……刚、刚刚才射过耶……停下来……」
 
  「安静。怎能放过汝这种淫兽?一定要把汝榨乾为止。」
 
  奥尔托丹蒂也习惯脚淫了吧,玩弄肉棒。左脚弄出V字形,夹住龟头冠。右 脚则是压住肉棒,从根部摩擦到前端。肉棒恢复硬度,被奥尔托丹蒂踩着,不停 震动。
 
  「咕……又……又要射了!」
 
  「不准。继续忍耐。」
 
  奥尔托丹蒂的命令──
 
  但射精冲动没有停止,第二次射精。喷得又高、又烫,高高喷出,洒到奥尔 托丹蒂的身上。
 
  「呜、嗯嗯……这次射精真不客气啊……」
 
  「抱歉。忍不住了。」
 
  奥尔托丹蒂很不高兴站起来,脱掉被精液弄髒的黑丝袜。然后瞥了我脖子一 眼,解开项圈扔到地上。
 
  「解开了!?魔法效果消失了?」
 
  「对。比起这点,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啊、对了。既然都射出来了,得收集起来。」
 
  我连忙取出小瓶子,收集精液。奥尔托丹蒂的眼神还是很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