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猎美记】(13) - 久草在线免费手机视频_久草在线手机视频免费观看_久草在线福利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侠猎美记】(13)

【仙侠猎美记】(13)

   第013章娇女梦慈
 
  「李仙长,我们,我们真的不用管逍遥哥哥了吗?」穿好了衣服,退出了山 洞的赵灵儿有些担心地看着李洵。
 
  李洵淡淡一笑,说道:「不用担心,他的穴道在一个时辰后自然解开,他又 不是什么小孩子,还用得着担心他吗?」
 
  说到这里,李洵轻轻搂着赵灵儿的纤腰,柔声道:「灵儿,如今你我已经是 真正的夫妻,我答应你,日后定然好好对你,也要好好对你的孩子,你牺牲了自 己帮助了逍遥,我也定会待你如逍遥那般的!」
 
  赵灵儿默然地点了点头,嗔道:「我日后也会安心做你的妻子,只是,这女 娲族的宿命……」赵灵儿被李洵的大鸡巴肏的欲仙欲死,而李洵的风度气雅,以 及一种赵灵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强大吸引力,都让赵灵儿对李洵微感心动, 倒是也不介意做他的女人。
 
  李洵淡淡一笑,说道:「本座不怕,本座拥有如此实力,定然会好好保护灵 儿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女娲宿命的影响,同时,我也答应你,以后我会暗中 照顾逍遥的起居的!」
 
  看到眼前男子郑重地保证,赵灵儿的芳心也定下来,虽然舍不得李逍遥,却 也只能认命。
 
  于是,李洵先将灵儿赶紧带回焚香谷去,一个时辰后才回来。
 
  而回来之后,李洵走进了那个山洞,在里面,苏美娘正狞笑着站在李逍遥身 边,而李逍遥一脸的愤怒,显然,苏美娘把什么都告诉了李逍遥。
 
  「恶贼!你陷害我和灵儿,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李逍遥气愤着挣扎,可 是却毫无作用。
 
  李洵哈哈一笑,说道:「奶奶的,你杀了苏美娘的丈夫的时候,你咋不说自 己狠毒?你放心,以后本座定然会好好照顾灵儿姑娘,每日在床上操的她欲仙欲 死,以此祭奠你的亡魂!你动手吧!」
 
  李逍遥咬牙切齿,却是毫无办法,李洵淫笑着对苏美娘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苏美娘早就想杀李逍遥报仇了,此时得到了李洵的命令,还等什么?
 
  ……
 
  回到了白河村之后,李洵刚好遇上了林月如。
 
  「月如姑娘,你没有和逍遥一起走吗?」李洵假装疑惑地看着林月如。 
  林月如愣了一下,问道:「走?去哪里啊?难道……李大哥已经走了吗?!」 
  想到这点,林月如脸上一阵冒汗。
 
  李洵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月如姑娘你莫怪……我刚才……将你和那 ……那田伯光之事告诉了李少侠……」
 
  「什么?!」林月如大惊,接着一脸苍白,颤声道:「那么……李大哥怎么 ……怎么说……」
 
  李洵假装犹豫,然后才说:「李少侠……李少侠看起来有点接受不了……而 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他自己回余杭镇去了……」
 
  「怎么会?他没跟灵儿妹子在一起?!」林月如浑身发抖,今天的事情似乎 有点太多,一件比一件震撼。
 
  李洵叹道:「月如姑娘,灵儿跟李公子已经分手了……这其中的原因,因为 灵儿姑娘让我保密,所以……所以也不便多说……不过我看李公子那样……恐怕 ……恐怕也不会接受姑娘……所以姑娘还是回家去吧……」
 
  失身之后本就自卑的林月如,竟然没发现李洵话中的一些破绽,而是心灰意 冷,心想自己还是失去贞洁,李逍遥又独自回了余杭,在外面真的好累,还是先 回家的好……
 
  想到这些,林月如哽咽道:「李谷主,我现在很想回家……我知道李大哥不 喜欢我了……只希望你以后若是见到他,可不要在提起我才好!」
 
  李洵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吧!安心回家,忘掉以前的事情,好好生活 才好!」
 
  对于林月如这个美人儿,李洵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反正她已经失身了,李洵 日后有的是办法,能够把她弄到手,不过,就现在来说,先把韩梦慈弄到手才是 第一等的大事儿。
 
  ……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没的说,李洵亲自前去,将骷髅将军和赤鬼王给消灭, 白河村的僵尸之患也已经解除了,登时,整个白河村是一片欢腾,大家都感激焚 香谷仙长的大恩大德。
 
  而李洵现在要做的,便是打韩梦慈的主意了!
 
  ……
 
  下午的时候,一名和尚来到了白河村,此人便是一个月前到了玉佛寺出家做 了和尚的江少云。
 
  「少云,你回来了?!」当江少云来到了韩家的时候,韩医仙和韩梦慈立刻 跑了出来,韩梦慈看到心上人回来了,又惊又喜。
 
  她从小就跟江少云订了娃娃亲,本来想今年她年满十六的时候就嫁给江少云, 哪知道江少云却是忽然出家,这让韩梦慈登时感到无比心酸。
 
  「阿弥陀佛!」江少云双手合十,说道,「江少云已经死了,如今贫僧法号 智云!」
 
  韩梦慈听到此言,眼眶红润,一脸难过。
 
  韩医仙问道:「少云……你为何要……要出家……」这点韩医仙一直十分不 解,不明白江少云为何要出家。
 
  这个时候,李洵走了过来,看到江少云,心中冷笑一声,上前道:「不知道 这位大师是?」韩医仙赶忙介绍。
 
  江少云道:「贫僧一月前得智修大师点化,已经看破红尘,皈依我佛,今日 前来,实是为了成就一段姻缘而来!」
 
  韩医仙问道:「成就姻缘?少云你什么意思?」
 
  江少云道:「贫僧已然皈依我佛,和凡尘俗世再也无瓜葛,请施主称呼在下 的法号智云!」
 
  「那好吧,智云大师,请您明说!」
 
  江少云道:「贫僧师父昨日受到月下老人托梦,言道梦慈女施主和焚香谷李 谷主有一段姻缘,乃是上天注定,贫僧如今便前来撮合!」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
 
  「这个……」韩医仙没想到江少云居然是来撮合梦慈和李洵的。
 
  说实话,韩医仙对李洵是相当满意,不说李洵相貌英俊,更是焚香谷谷主, 就说他为白河村清理了僵尸之患,韩医仙便对他深有好感。
 
  可是,要做自己女婿,这……
 
  「少云哥,你……你要我嫁给别的男人?」韩梦慈身子一抖,怎么也不敢相 信地走上前。
 
  「女施主,贫僧早已皈依佛门,您和李谷主实乃是天意姻缘,贫僧也只是希 望您顺应天意而已!」江少云一脸平淡。
 
  听到这番话,韩梦慈的眼泪止不住地滴落。
 
  韩医仙上前道:「智云大师,你……你说小女和李谷主是天意姻缘,若是不 成,却又如何?」
 
  江少云道:「贫僧师尊智修大师言道,违抗天命,恐怕轻则折寿,重则小姐 会遭遇一些劫难!」
 
  「这……」韩医仙听说是智修大师这位法力高强的和尚说的,有点信了,忍 不住看向李洵,问道:「李谷主,你怎么看这事儿?」
 
  其实,这一切自然也都是李洵的安排。
 
  那个玉佛寺的智修大师,就是用幻术给江少云等人洗脑,让他们出家,于是 李洵去将那智修大师制服,这小和尚贪生怕死,自然只能顺从李洵,李洵于是让 他令被洗脑的江少云来此干这事儿。
 
  此时眼见韩医仙问他,李洵立刻说道:「这个……这位大师说的其实也没错 ……虽然不知道我跟梦慈小姐是否有姻缘,但是如果违背上天的姻缘,恐怕…… 
  恐怕确实会遭天谴……「
 
  神通广大的李洵谷主都这么说了,韩医仙登时有点信了。
 
  「李谷主,不知道您是否有妻室?可否……可否愿意迎娶小女?」韩医仙知 道世间存在鬼神,所以现在也开始询问李洵了。
 
  「在下……在下家里有几个女人伺候……不过,我也是很喜欢梦慈小姐的, 若是梦慈小姐愿意嫁给在下,在下一定好生待她!」李洵赶紧这么说。
 
  韩医仙听到说李洵家里有女人了,虽然感觉有点失望,可是这个时代毕竟是 男子三妻四妾属于寻常,所以韩医仙也还算可以接受的。
 
  更何况,李洵拯救了整个白河村,他能做自己的女婿,韩医仙也很高兴。 
  「这……那梦慈,你意下如何?」眼见李洵答应了,韩医仙又问韩梦慈。 
  韩梦慈有些伤感地看着江少云,眼见他一脸平静,对自己已经丝毫没有情意, 心下伤痛,心灰意冷,颇有些自暴自弃之力,于是说道:「一切听爹爹做主便是!」
 
  「那好吧……」韩医仙长叹了一声,「我这便让人去选黄道吉日!」女儿终 究是要嫁人的,韩医仙又听了李洵和江少云所谓的天意,再加上女儿也同意,他 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
 
  刚好这几日便有可以婚嫁的日子,于是李洵特地到苏州置办了一份厚礼,来 这里下聘。
 
  整个婚礼一切从简,毕竟是一个村子里的,新房的话,暂时设在韩医仙家, 等到成亲过后,李洵会将韩梦慈带回焚香谷的。
 
  拜过天地之后便是入了洞房。
 
  韩梦慈的美貌,早就让李洵无比觊觎,如今终于可以将这个美女玩弄,这个 淫魔岂能不激动?!
 
  进入洞房之后,李洵邪笑着将韩梦慈的盖头给揭开了,灯火之下,韩梦慈面 如美玉,娇艳欲滴,虽不如灵儿雪琪等倾国倾城,却是温婉娇嫩,醉人心扉。 
  韩梦慈的脸上明显带着淡淡的忧愁,李洵看着她,叹道:「韩姑娘,你是否 不愿意嫁给我?」
 
  听到这句话,韩梦慈犹豫了一下,幽幽地道:「不管愿不愿意,梦慈已经与 相公拜堂,你我又是天意注定,梦慈日后自当好好服侍相公的!」
 
  韩梦慈愿意嫁给李洵,更多是对江少云的难过,令她有了自暴自弃之心,嫁 给李洵便是想要发泄对江少云的痛苦,别看韩梦慈温婉柔和,其实内心还是很刚 硬的。
 
  而李洵也是个英俊的男子,韩梦慈对这个男人也没有什么恶感,现在也算是 认命了。
 
  「恩……梦慈,我知道,你心里可能还想着那个江少云,不过你放心,我李 洵定然会好好待你,绝对不会让你在受任何的委屈!」
 
  一边说,李洵一边拿起了酒杯:「来吧,喝交杯酒吧!」
 
  在韩梦慈有些悲哀的神色中,李洵和她喝下了这杯合情酒。
 
  「接下来,就让相公我让梦慈你变成真正的女人吧!」说完,李洵楼抱住了 韩梦慈,在韩梦慈有些羞红的脸色中,李洵轻轻吻住了韩梦慈的小嘴儿,顺势往 下一压,将这窈窕少女按在了床上。
 
  韩梦慈今年才刚刚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这一生却从未和任何男人 亲热。
 
  而李洵则是房中高手,以十分炙热火爆的手段,嘴上接吻,舌头大力攻破韩 梦慈的堡垒,一双大手更是开始一边解衣一边抚摸,这清纯少女的身材还真是不 错,乳房凸挺,身娇体柔。
 
  李洵的魔种之力此时也开始发挥作用,身上的男人一边亲吻一边抚摸,同时 拨她的衣裳,韩梦慈羞涩地紧闭双眼,被李洵抚摸亲吻的部位,一股股难以想象 的欢乐,不断蔓延韩梦慈的身体。
 
  从未经历过人事的韩梦慈哪里遇到过这种感觉?娇嫩肌肤的颤抖难耐,令她 鼻息粗重,娇嫩的小脸蛋儿更也晕红潮涌,随着身上的衣裳被一件件脱掉,韩梦 慈一开始还打算咬着牙忍住,可是慢慢的,却无法控制地轻哼呻吟。
 
  随着喜服被脱掉,露出了韩梦慈贴身的赤色鸳鸯肚兜,雪白无瑕的浑圆肩头 下,鼓鼓凸起的一对雪白乳房在小肚兜下更显丰满娇嫩,两点豆豆,更从肚兜上 现出轮廓。
 
  「啊……不要……不要看……羞死人了……」韩梦慈被脱得几乎全裸,她羞 耻地扭动着身体,更要伸手遮掩住自己的肌肤。
 
  「不要在阻拦了,你是我的人了,梦慈……」李洵说完,就把手插入了韩梦 慈的亵衣里,手掌覆盖在娇嫩的鸽肉上,嫩如婴儿肉的小肉球被李洵肆意把玩儿。 
  「啊……不要……羞死人了……哎呀……相公……啊……」
 
  敏感部位被男人占据,在配合上李洵身上的魔种气息,挑拨的这优雅少女渐 渐走向了沉沦的深渊。
 
  李洵没费多大力气,就把韩梦慈的亵衣亵裤脱下,灯光下眼见一具娇小艳丽 的少女胴体,雪白无瑕,娇嫩完美,诱人的乳房上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如今已 经被李洵摸得硬起来了。
 
  少女的腰肢纤细,由于韩梦慈是村长的女儿,从小虽不能说是锦衣玉食,但 是也是衣食无忧,皮肤异常滑嫩,结实的大腿紧紧并拢,下身的阴毛不算多,包 裹着一团粉嫩的鲜肉,红红的阴唇轻轻闭合,缝隙狭小,李洵一看就知道是最新 鲜的货色。
 
  「梦慈,你真是好美啊!」李洵无比激动,心想老子这是太幸运了,穿越到 了这个仙侠的世界,还能把韩医仙的女儿韩梦慈给上了,等将来,老子还能把什 么风晴雪,唐雪见,龙葵啥的给睡了呢!
 
  想到这些,李洵已经激动地褪去了自己的衣裳。
 
  羞耻地闭上眼睛,却阻碍不住身体上传来的阵阵快感的韩梦慈,立刻感觉到 身体被同样赤裸的男性身体簇拥住,那羞耻的少女私处,被一根无比坚硬的东西 顶住。
 
  从小跟父亲学医的韩梦慈自然感觉的处那是什么东西,可是韩梦慈也没想到 那根东西居然是如此可怖,她轻咬薄唇,忍不住睁开双眼,却见脱光的李洵正捧 住自己的乳房一阵亲摸。
 
  一阵阵的酥麻快慰,令韩梦慈几乎无法忍耐,李洵的手配合着亲吻更是以无 比熟练地技巧挑拨这少女的身体。
 
  脱光了衣服的李洵,更能十分狂热地挑逗女人的肉体,二人肌肤相亲,李洵 的魔种刺激着韩梦慈身体内的分泌,弄得这少女欲火焚身啊!
 
  「梦慈,是不是很难过啊?」
 
  「啊……是……好难过……啊……相公……我身体好热……受不了了……哎 呀……」韩梦慈在这等拨弄下,已然失了神智,配合李洵的话语。
 
  李洵眼见已将韩梦慈挑拨起了欲望,她身下也已是溪水密布,他于是分开这 少女大腿,粗大肉茎对着韩梦慈的玉门便顶入。
 
  感到下体似有异物进入,韩梦慈知道是要被李洵占有了,可是身体欲火难耐 的少女,此时只能顺从眼前的男人。
 
  李洵慢慢将粗大的火龙深入到韩梦慈的身体里,少女的炙热阴部令李洵越来 越爽。
 
  很快的,便达到了少女的贞操膜,李洵感受到这处女的第一次,笑道:「梦 慈,我已经触碰到你的贞操了,是否要我破去你的身体?!」
 
  「恩……相公……你破……破吧……我……我好难受……哎呀……啊……」 
  白河村最美的村花韩梦慈主动开口求欢,希望被男人狠狠地操弄。
 
  一阵狂热地涌动,鲜红娇嫩的片片落红,韩梦慈惊叫出来:「啊……好疼… 
  …啊……好舒服……哎呀……怎么会这样啊……啊……「
 
  此时的韩梦慈被破身,处女的撕裂疼是很难受,可是被李洵魔种的拨弄之力, 带来的刺激欲望,却又令韩梦慈感觉到欲仙欲死,快慰不已。
 
  她现在仿佛置身于两重境界,被疼痛和欢乐所带来的双重刺激,更带上了韩 梦慈自出生以来,从未达到过得欢乐。
 
  「啊……我要死了……相公……啊……我的相公……下面好麻……哎呀…… 
  要死了……弄死我了……「
 
  嘴里喊着要死的韩梦慈似乎是真的要得要死,只不过却是所谓的欲仙欲死, 能够将这迷人少女搞得生若死欢,李洵更是如同站在了最激烈的战场一般。 
  少女的新鲜鲍鱼,李洵刚开始还因为里面很紧,很窄,不好插入,可是却干 起来更加有趣,韩梦慈这个少女是典型的温婉清纯型的美女,而被李洵玩弄之下, 竟然也淫态流出,令李洵更是快慰无比。
 
  韩梦慈娇嫩的双乳早不知道被李洵这淫贼摸到多厉害了,在李洵强烈地冲刺 下,韩梦慈更是慢慢学会了如何迎合男人,这等配合之术,不光李洵得已爽快, 就连韩梦慈的快乐也在不住加剧。
 
  洞房里的一对饥渴男女,疯狂地交合,李洵将韩梦慈的大腿分开,一阵粗鲁 地冲刺,干了三四百下,韩梦慈身体上的快感早已经战胜了所谓的痛苦,处女变 成了真正的少妇,在极乐欢快中,韩梦慈真正品尝到了作为女人的快乐。 
  「梦慈……你爱我吗?你爱不爱我?!我的好梦慈!」李洵将以前是少女, 现在是少妇的韩梦慈雪白的大长腿扛在腰部,肉体一阵阵狂热地抽插,嘴里大喊 道。
 
  「爱……啊……相公……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本就对李洵没什么坏的印象的韩梦慈如今已经是他的妻子,而被李洵这等狂 风暴雨狂热进攻下,韩梦慈被欲望的快感折腾的浑身达到了最极乐的高峰,自然 是在李洵询问她爱不爱自己的情况下,热情地回应。
 
  而至于江少云,此时在韩梦慈的心里,却早已经被除名了,那个男人,丢下 了自己去出家,不要梦慈了,此时在她心里,哀怨之下,已经忘记了江少云,只 知道热情地配合眼前的男人,用心刺激。
 
  粗大的肉茎一阵阵地冲刺,摩擦,撞击少妇的身心最深处,无边的欢乐,激 烈的刺激,韩梦慈在欲望不断往上攀升之后,终于达到了爆发的巅峰。
 
  「啊……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我的相公……啊……」
 
  李洵感觉到韩梦慈阴部内的淫液狂热地往外喷放,处女破身的第一次性高潮 是如此的狂热,真是要彻底令韩梦慈攀升上天,更也刺激的李洵鸡巴一阵酥麻。 
  「哈哈……梦慈,你是我的,是我李洵的女人!」
 
  「是……啊……人家是你的女人……好舒服……啊啊……啊……」
 
  不住颤抖高潮的韩梦慈,令李洵彻底达到了最巅峰,尽情地冲刺,李洵的精 关彻底放松,一阵一阵的精液,全部射入了高潮后的韩梦慈的肉身,韩梦慈欢乐 地绷紧了身体,爽的几乎要昏死过去……
 
  现在,她彻底臣服于李洵了,江少云是过去,韩梦慈不会再去和他有什么交 集,她只会一心一意臣服于眼前的男人……
 
  哈哈哈,又占有了一个仙侠美人,李洵真是太开心了。
 
  下面,自己要去苏州,彻底占有那个林月如,然后再去京城,把她的云姨, 彩依什么的,全都上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