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逆穿越Z】(16) - 久草在线免费手机视频_久草在线手机视频免费观看_久草在线福利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Z】(16)

【金庸逆穿越Z】(16)

    (16)铁胆花娘(上)
 
  『系统公告:李沅芷和陆菲青的师徒乱伦性丑闻,继续在』红花会『会众间 传开!士气急跌95%了!』
 
  对一个全体都是女人的帮会来说,八卦消息要火速蔓延,着实是容易不过、 自然不过……一行人还在赶回秘密分舵的路上,系统已不断公告,真个是纸难包 火……
 
  众女七手八脚,匆匆找来衣物,裹住赤裸失神的李沅芷背走;又用担架抬起 全裸晕倒的陆菲青,狼狈地撤离那基BAR。幸好我及时隐形,否则这几十名女 将问起发生了甚么事,真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大伙人马终于回到藏身宅第,『二当家』李沅芷苏醒过来,被包围追问,百 辞莫辩;总舵主骆冰,又追击张召重、余鱼同去了,没人能够控制局面…… 
  另一边厢,同样醒过来的陆菲青,更不好过——
 
  『绵里针』穿回衣衫,虎目含泪,颤手紧握『白龙剑』,誓要一死以谢天下: 「我……我这就出去……以死赎罪!」
 
  亏得有霍青桐,虽武功尽失,仍苦苦竭力阻止:「使不得!陆前辈,你这样 也帮不了沅芷的!只会遂了敌人所愿……」
 
  「我的声名事小……沅芷的名节事大!」武当名宿,颓然坐下,羞愧自责: 「我唯有一死,或能杜天下悠悠之口……」
 
  这位正派武人,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他纵死掉,这丑事仍会缠绕李沅芷 一生;更别说,恩师因自己而死,她今后又岂能心安理得地过活?
 
  要解决这危机,除非整桩丑行,从未发生……咦?有办法!
 
  我解除隐身,吓了房里的二人一跳:「陈浩南?你……」
 
  「为了解救李当家,此事须妳配合!」我叮嘱霍青桐,再一拍陆菲青肩头: 「陆老前辈,你这就出去,向大家解释『真相』吧——」
 
********************************** 
  大厅里,李沅芷换上新的白衣男装,坐在椅上,又羞又急,盈泪欲哭;一干 女会众瞧她的神色,跟早前截然两样,真不愧是礼教吃人的宋代社会…… 
  此时,霍青桐伴着陆菲青现身;李沅芷见状,浑身一震:「师、师父……」 
  「陆老前辈!三当家和你,究竟……」
 
  陆菲青手一伸,不让众人质问下去:「我确是中了敌人的陷阱,狼狈失态! 
  但失态的,只是我,而非『绵里针』陆老前辈!「
 
  『玩家解除了特技』易容术『!』
 
  「是我,陈浩南,当时易容成陆老前辈的样子!也是我,着了奸王鹰犬的道 儿……不过,歪打正着,也亏得如此,才未有让歹人的毒计得逞!李当家她,跟 真正的陆老前辈,绝对没有踰矩之举!」
 
  也只能如此,用易容特技来硬拗了!虽然李沅芷始终难逃非议,但比起师徒 乱伦,已经好上太多……
 
  「好神奇的易容术!」「我们抬回来那个,居然不是陆老前辈?」
 
  我打个眼色,轮到霍青桐开口:「真正的陆老辈,当时正辟室为我治疗内伤! 
  我以『翠羽黄衫』的名号起誓,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原来如此!」「太好啦,那李当家就没有跟她师父,犯下弥天大错呢!」 
  「但这姓陈的,还是跟二当家有……肌肤之亲啊……」
 
  我正待再狡辩一番,霍青桐却踏前一步,径自朗声宣布:「众姐妹莫疑!实 不相暪,这位陈浩南,其实是个基佬,他只爱男人,不喜欢女子的!因此,李当 家跟他,清清白白,天日可表!」
 
  喂~~!我刚才跟妳匆匆讨论的圆谎剧本,可没有这一着呀!
 
  「哦?这个红头发的,喜好男风?」「是个兔儿相公啊!」「那二当家铁定 没有吃亏了!」「好!各位,我们要把此事传开去!莫让清狗想用谣言,坏了李 当家的名声!」「对!要让我们『红花会』七万多位姐妹都知道,陈浩南是个基 佬!」
 
  唉……罢了!反正陈浩南只是在这《书剑》线使用的化名……但被七万多个 女子认定是基佬,真的极不好受呀,呜呜~~
 
  不过,当迎上李沅芷那遥遥凝望,顾盼流转、感激万分的目光,顿时感觉一 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 
  「陈少侠力保我两师徒的名誉,大恩大德,陆某……终身不忘!」
 
  回到房内,陆菲青知悉身败名裂的危机竟得化解,感恩戴德,几度想要下跪, 被我再三扶住,方才作罢。但武当名侠经此一役,萌生去意——
 
  「无论如何,此番……丑态百出,有何颜面再立足武林?」『绵里针』彷佛 一下子老了十年,斗志尽丧:「我这就远走他方……退出江湖!」
 
  拯救香香公主骤失强援,霍青桐明显急了,却不好出言挽留;我自然识趣地 代为开腔:「陆前辈,你这一走,晚辈等就更不是奸王的对手……」
 
  「老夫当然明白……陈少侠,如蒙不弃,我这一身微薄功力,就尽传予你如 何?」
 
  哗!这是要报答我替他们师徒俩解围?陆菲青虽非绝顶高手,但我若得了他 的内力……
 
  且慢!我升上等级2所需的经验值,是100亿!上次在襄阳武林大会捡了 那个『阿二』的尾刀,才得到区区1万点经验值;任陆菲青怎么传功,都可不能 有99亿多点吧?想靠他升级,纯属痴人说梦……
 
  而且比起我,更适合继承他修为的,只会是——
 
  「陆前辈,在下全无习武天份,李姑娘方是你的不二传人!」
 
  我望向垂首站在一角的李沅芷:「合该由你的高足,以你的真气,来报复仇 寇,一雪……耻辱。」
 
  经我一说,一直尴尬得错开视线的两师徒,首次四目交投:「陈少侠说得对, 沅芷……妳我师徒缘份已尽……今后妳就代替为师,抗元御清,守护大宋吧。」 
  师徒情绝,李沅芷流下清泪,恭敬跪地,连叩响头:「是……师父。」 
********************************** 
  我和霍青桐在旁见证,陆菲青将毕生真气及『白龙剑』传予李沅芷,事后他 也不婆妈,立时就走,想来是自此退场……毕竟这游戏可是最擅长取消男角的啊。 
  李沅芷心情纠结,加上要化纳新得内力,便在闺房闭门行功……继仪琳、任 盈盈、程陆表姐妹后,她亦因我之故,武功大进。
 
  『玩家成功保住李沅芷的名声!特技奖励!学会』打毛线『了!』
 
  打毛线?还凭空出现一个宝箱,内有大针两支、毛线几团!咦?这个颜色, 难道用处正是……好!就坐下来,好好打这毛线——
 
  『玩家发动特技』打毛线『!变得跟中学初恋女生一样,打毛线非常娴熟了!』 
  「喂喂!妳们看!」「那姓陈的在干甚么?」「那是刺绣还是织布?」「哗! 
  好快耶!转眼间就编出两、三尺呢!「」这么精于女红,果然是个基佬呀! 「
 
  专心打着毛线,不觉已届黄昏,晚膳时间,李沅芷未有现身,只得我和霍青 桐同席,可桌上的饭菜——用瓦砵盛载的白饭、黄澄澄的不知甚么汤水,还有长 中短的三色肉肠、……
 
  死電腦!你摆明跟『翠羽黄衫』过不去啊!故意勾起她曾经吃过狗饭、喝过 尿又撒过尿,更含过福康安三父子肉棒的不堪记忆吗?
 
  霍青桐面有难色,起身离席;我玩美少女電腦游戏的经验丰富无比,把握机 会,提出初次约会:「饭菜不合妳口味吧?我俩出外吃好了,就当散散心?」 
  她对我已无甚戒心,似想点头答应,可一摸脖子间那脱不下来的诅咒红色狗 圈,又为难起来:「我这模样……怎方便外出?」
 
  『玩家将』翠绿色颈巾『,送给霍青桐了!』
 
  「这是你……编织的?」
 
  「对,还是妳喜欢的翠绿色,把它盘在颈上,就可以遮住那东西。」
 
  「谢、谢谢你……」
 
  『霍青桐装备了』翠绿色颈巾『!对玩家的好感度提升了!』
 
********************************** 
  为免暴露身份,霍青桐把知名的翠羽帽子留在分舵,但她容貌出众,走在路 上,依然引人注目,可惜我没法牵住玉手,如情侣般同行啊……
 
  身处敌境,谨慎起见,我也不敢走太远,挑了一家临街酒店,步上阁楼坐在 窗畔,点了几道没有猪肉的菜式,便与佳人开始一顿没有烛光的晚餐。
 
  一身鹅黄衫子的十九岁回族少女,坐于窗边默默吃饭,垂肩细辫迎风轻摆,, 落日斜照秀丽轮廓,情状当真旖旎如画,看得我都不知道自己吃了甚么下肚…… 
  但霍青桐浅尝即止,搁下碗筷,忧心地极目远眺:「不晓得喀丝丽她……情 况如何?」
 
  顺着她的目光望出窗外,城内正北方,有一座彷佛微缩版的紫禁城,自是干 隆的王宫,香香公主就在里面。姐妹情深,『翠羽黄衫』却苦于武功被封,无法 相救,担心煎熬,可想而知……
 
  再转头往城西瞧去,有一间兴建中的清真寺,棚架上爬满匠人,忙碌赶工。 
  李芷沅讲过,据说竣工之日,就是香香公主下嫁当王妃之时,看这规模,工 程已完成得七七八八……
 
  清真寺落成之日,就是决定香香公主命运之时——若她继续被乾隆蒙在鼓里, 以为他可信可靠,自会委身下嫁;如她跟原著一样,识破奸王真面目,便会在清 真寺毅然自尽……两个都是我和霍青桐绝不接受的BADEND呀!
 
  「霍青桐姑娘,妳放心,我一定会帮忙救出妳妹妹的。」
 
  「嗯……你不用总喊我姑娘这么客气的,直接叫我霍青桐吧。」
 
  『霍青桐对玩家的好感度又提升了!』
 
********************************** 
  饭后回到分舵,夜幕降临。唔,送颈巾、吃晚餐,我追求霍青桐的进展相当 良好呀,有久违了的纯爱感觉呢,呵呵……
 
  攻略对男人有心理阴影的霍青桐,不能操之过急,我适可而止地与她分别, 『转进』去找李沅芷——同时对多位女角进攻,亦是恋爱游戏的常识啦,嘻嘻… …
 
  没料到不用我敲门,她早就在庭园站着,似在等我:「陈浩南。」
 
  白帽子、白马褂、白长衫的清装打扮,男装少女的气色比早前好得多,想来 是彻底将陆菲青的内力化为己用之故。
 
  「你拯救了师父和我……虽说大恩不言谢,但我真的万分感激你。」李沅芷 郑重道谢,胜雪脸蛋继而一红:「尚有一事……我丧父之后,对师父他确是怀抱 孺慕之情,可却绝非……男女念想,遑论……龌龊之事……」
 
  「李当家,我当然明白,当时妳不过是受魔音蛊惑……此事已经过去,个中 真相,我会守口如瓶,妳……慢慢淡忘吧。」
 
  李沅芷澄清过后,松了一口气似的……慢着,她为何要跟我澄清,对陆菲青 并无他念?咦,她很在意我怎么看她耶……
 
  对啦!我替陆菲青顶包当灾,此事传出去的版本,就会变成『陈浩南和李沅 芷赤裸抱作一团』之类……按古代女子的思维,她是要跟定我了!毕竟她的裸体 
  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哈,霍青桐非常难追,却给我补偿一个易于到手的李沅芷吗?臭電腦你这平 衡度搞得不错嘛!
 
  那接下来就进入『告白』的剧情,然后就可以把李沅芷推倒吗……
 
  「适才霍青桐说,你不喜欢女子?」少女桃腮更红,清澈双目羞赧中又透发 质问:「可你我初遭余鱼同魔笛摆布之时,你摸……摸我胸脯,你下……下身分 明有……动静……」
 
  「可见你是喜欢女子的……你为何要欺骗霍青桐?你是不是对她倾心,才撒 谎骗她,好生亲近?」
 
  哇!都说女人直觉厉害,果然不假!甚么都被她看穿了!应该怎样回答才好? 听她这语气,是最典型的『你喜欢霍青桐又喜欢我?』的模式,我的答复要很小 心呀,正确就能推倒,答错就一切拉倒……
 
  我还未回话,背后忽然响起第三人的声音:「陈浩南……你、你是骗我的?」 
  见鬼啦!是霍青桐!她为何突然跑过来,还听到最不该听的真相……
 
  「呃……我、我……妳、妳们两位,先听我说……」
 
  『李沅芷闭门谢绝探访!霍青桐丢掉』翠绿色颈巾『!玩家被她俩讨厌了!』 
  这是甚么鬼峰回路转的烂展开?不单把只差一步的李沅芷搞砸了;连霍青桐 那边好不容易挣回来的好感度,都铁定倒扣归零啦!这书剑线的关卡好棘手…… 
  话说『红花会』其它女人都跑到哪里去了?给我一间客房呀,人家要咬着棉 被,流泪到天明啊,呜呜……
 
  「喂!你就是那个陈浩南?」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一个黑衣人蓦地欺近, 粗鲁地揪住我:「听众姐妹说,你好像挺有办法哦?」
 
  来者披头散发,黑面乱须,腰间挂着两把斧头……难不成是《水浒传》的 『黑旋风』李逵?这也太穿越了吧?
 
  「二当家,妳跑这么快,等等我们呀!」又来三个女的,各捧着些西瓜、榴 槤、椰子……咦?『二当家』?外形又是李逵……
 
  「在、在下正是陈浩南……阁下可是人称『俏李逵』的周绮姑娘?」
 
  「我易容成这样子,你都认得出来?果然有点本事!」
 
  原来是女扮男装!但跟李沅芷的男装少女完全不同,根本看不出本来性别和 样貌!《书剑》全书没有多少个女角,霍青桐姐妹、李沅芷、骆冰都出场了,要 猜中唯一未现身的是周绮妳,毫无难度呀……
 
  可是『俏李逵』居然易容成假李逵,自是原著所无的一大恶搞!想来電腦是 将周绮在原作里直线条、大咧咧的性格,更加放大了。
 
  『红花会』变成全女班,她原来的老公『武诸葛』徐天宏,九成也消失了… …
 
  我失意于霍青桐、李沅芷,马上来一个候选女角吗?但连真面目都瞧不见, 美丑难辨,怎好决定追不追求……
 
  「周当家,妳找我有何指教?」
 
  「你!陪我去妓院!」
 
  「嗄?去妓院?为甚么?」
 
  「原因很复杂的!」男人般的『俏李逵』,一望抱着西瓜的女手下:「我说 不清楚啦,妳来说!」
 
  西瓜女羞于启齿,说话断断续续:「线报说,因为香香公主,坚持要婚后才 愿伴那奸王弘历……圆、圆房,他憋得……难受,近来常在黄昏后,出宫微服… …
 
  嫖娼。「
 
  「哎……周当家,妳不是想逐家逐家妓院去找,碰运气看能否撞上奸王吧? 
  这法子也太……笨了……「
 
  「哼!我周绮最讨厌贼头贼脑,诸多鬼主意!我只懂得用笨法子啦!就知道 你会推三阻四!」黑面李逵一拍难料是微乳还是丰胸的黑衫前襟:「你可晓得, 我出身于『铁胆庄』周家?」
 
  「令爹是鼎鼎有名的『铁胆周仲英』……」
 
  「对!我爹的铁胆功夫嘛,我已有他三、四成火喉!来!西瓜给我!」 
  然后……哗!周绮就毫不费力地,单手捏爆了一个西瓜:「跟你说,本姑娘 我,连铁胆都能硬生生捏成粉碎!你陪不陪我去妓院?」
 
  「周当家,妳是黄花闺女,怎好去那些……烟花之地呢?」
 
  「所以就你叫同去呀!她们说你是甚么基佬不喜女色,正好可以坐怀不乱! 
  而且我都易容做李逵了!本小姐都不怕,你怕甚么?喂!给我榴莲!破~~ 「
 
  「周当家,妳何苦为难这个榴莲……老实跟妳说,凡跟我初认识的姑娘,大 都会遭逢……色劫的,妳还要去妓院此等高危场所,活脱是自取污辱……不,自 取其辱……」
 
  「椰子!」「有!二当家!」「裂~勒~」
 
  最后,眼前的『黑旋风』,用沾满三色果汁的手掌,牢牢抓住我天灵盖: 「去?
 
  妓院?还是不去啊?嗄?「
 
********************************** 
  「欢迎光临『天上人间』~!两位客倌里边请~!」
 
  我的头颅可硬不过椰子,唯有认命陪周绮来泡妓院了……且说我顶着一个红 平头、穿10号湘北球衣;她则是一身李逵模样,如此打扮来妓院真是说多怪有 多怪……
 
  「今晚是『幪面唐风』之夜!祝各位恩客玩得开心!」
 
  『幪面』,就是所有妓女,都戴着遮掩上半边脸蛋的面具;『唐风』,则是 开襟低胸……不愧是性都,好多荒淫主意啊。
 
  但我可是习惯跟一众金庸美女交往的,这些庸脂俗粉,本少爷才不放在眼内! 不过触目尽是无数乳沟这一点嘛,倒是蛮不错的……
 
  「周当家,怎么我看妳好像身体微微发抖?是不是第一次来妓院害怕啦?真 怕就认了,我们知难而退……」
 
  「怕、怕你个头!我听说来这『天上人间』的,全是达官贵人!奸王或会来 此,我们先等一下……喂!来人呀!给我开个房间!还要大量好酒啊!」 
  嗯,她在原著很爱喝酒,酒量理应不俗,想来不会重蹈程英被灌醉的覆辙… …
 
  『系统公告:周绮100%喝醉了!』
 
  喂!才开了厢房坐下有多久呀?只喝一杯就醉?酒量有没有这么浅啊?不对 劲!难道又是『入队仪式』?这杯酒有古怪?
 
  『玩家调查酒瓶!确认是』迷春酒『!』
 
  干~~是《鹿鼎记》里,『丽春院』用来迷晕不肯接客的雏妓的『迷春酒』! 
  正常妓院怎会拿『迷春酒』来奉客?莫非我们行藏败露……
 
  「呵呵,甚么『红花会』的侠女?手到拿来哦!」房门外,一个幪面红裙, 状似鸨母的女子,倚门奸笑,拜托身边的几个清兵:「几位兵爷,劳烦把消息传 开去,说一刻之后……」
 
  「我这里会有『红花会』的女侠卖身接客呢!」
 
  这鸨母竟看穿了周绮的身份?而且这里果然是个妓、官勾结的高级销金窝… …
 
  「呀,兵爷,那个红头发的,你们揍他一顿,揍到爬不起来为止!」
 
  妳奶奶的!就算我只得等级1,会输给这些胸口贴着个『勇』字的喽啰士兵? 
  『等级2的清兵集体围殴!玩家被打趴了!』
 
  呜,有没有……搞错……
 
  「嘻嘻,先让我瞧瞧『俏李逵』,是甚么货色?」红衣鸨母走近趴在桌面晕 倒的周绮,拆下男装发须;又斟了酒水,抹卸她黑脸上的颜料——
 
  伪装尽去,昏迷俏脸呈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少女十八、九岁年纪,浓浓的眉 毛,睡相三分豪迈七分稚气,感觉就像现实世界,好动活跃带点男子气的体育系 女生……
 
  「哎呀哎呀,生得颇俊呢!『铁胆庄』的大小姐,开苞做花娘,肯定能卖个 好价钱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