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の旅】(同人番外篇)2 - 久草在线免费手机视频_久草在线手机视频免费观看_久草在线福利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禁の旅】(同人番外篇)2

【魔禁の旅】(同人番外篇)2

~魔禁之旅~同人番外篇魔剑少年的虚幻之旅
 
  「呼~呜~~」狂风卷起了漫天的黄沙,铺天盖地地在死亡沙漠中肆虐。 
  虽然已近黄昏,经过白天的炙烤,滚烫的沙粒依然像草原大火扬起的火星般 横冲直撞。
 
  但此刻的地面上却有着一道奇景——
 
  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支着自己的宝剑作为拐杖,一瘸一拐地前行着。凶 猛的狂风在他身边如同绵羊一样温顺,被剑气硬生生地偏转成了以他为中心的小 龙卷,保护他不受伤害。
 
  「一定……一定要回到安特尔城……」斯沃特?卢恩此刻完全是凭藉着意志 在坚持,大脑已然无法分清方向,视野里的一切也模糊不清,只能跟随着本能的 指引一点点地挪动着身体「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
 
              ——几周前——
 
  身为当年魔法学院毕业的精英,斯沃特以理论考试第一,实战考试前十的优 秀表现获得了留校资格,虽然他其实是——剑士。因为开创性地使用魔法能量来 作为自己的剑气,他被无数同为剑士的同级生嘲笑,在魔法师中的评价又是『无 脑暴力肌肉男』,但独一无二的魔法剑气依然获得了魔法学院与剑术导师两方面 的承认,成为人类史上开创性的研究者。
 
  「只是因为论证魔物的遗传因子强度比人类高就会被放逐……那群老不死!」 
  当初因为『蛊惑人心,宣扬邪论』的罪名入狱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像过去 一样没过几天就会有学院领导过来批评几句然后就被保释——毕竟过去他所出版 的「叛逆」言论比如『世界节点学说』、『星象古预言与魔物占卜者』也曾为他 惹过不少麻烦……但这次,似乎教会的耐心终於被消耗到了极限,神官们以「宣 扬恶魔的言论」为由将他认定为恶魔的使者,毫不犹豫地放逐出城。
 
  像平时一样在熟悉的床上一觉醒来(监狱已经住惯了),斯沃特发现自己居 然已经坐上了大船,正在与那些罪有应得或和自己一样被教会不爽的人类一起驶 离王都。接下来斯沃特经历的事情与其他囚犯无异,船遭遇海难,好不容易逃到 陆地上却又被其它魔物娘联手围攻,身边的同伴——如果姑且还是把他们称坐同 伴的话——一个个消失。
 
  魔物们对自己的兴趣要比其他人要大一些,不过她们显然低估了斯沃特的实 力,诚然,他的魔法实力与剑术实力分别来看都只是人类中的较优秀者,与多数 魔物娘还有一定的差距,但他可是少数拥有综合能力的人类,只要把两者的力量 都发挥出来,就可以拥有接近圣阶的实力——也正因此,斯沃特成为了极少数现 在还自由的流放者。
 
  「那群魔物……」与城中的多数人不同,斯沃特倾向於将她们称为『魔物』 而非『恶魔』,虽然肯定彼此之间的不同,但他并不认为对方对人类一定怀有恶 意。
 
  当然,由於教会和社会从小的耳濡目染,他也对那些魔物娘并无好感,单纯 地保持着中立的态度。
 
  「如果她们不是这么穷追不舍的话或许我的印像还会更好一些……」斯沃特 撤去了自己身上的伪装魔法,目送着远去的蚂蚁娘们。接下来的数周,斯沃特一 直处於躲躲藏藏之中,虽然全力以赴的话想要对付大多数敌人并不麻烦,但在 「尽量不起冲突」的前提下,他居然迷失了方向。
 
  更惨的是,在沙漠边缘犹豫着是否要穿越的时候居然惹怒了不知哪里来的沙 蚁蛳娘,好不容易从沙漩涡中逃出来又遭遇了沙尘暴,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一下 子就不知东南西北了,即便通过日出日落可以判断出粗浅的方向,在进入沙漠的 时候却没有在意自己进入的方向,於是只好赌一赌自己的运气向着一个方向前进 了。
 
  再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战胜自然,在沙漠无尽的消耗之下,连续几周找不到水 源与食物的斯沃特,终於感觉自己有些挺不住了——目光已经难以看清物体,手 脚也麻木地如同机械——饶是如此本能却依然用土系剑气保护自己的身体,可看 出其实力的强大。而现在,他终於看到了一丝希望。
 
  「是城……是城门!」虽然不知道是哪里的城堡,也不知道其中是敌是友… …但对於绝境中的斯沃特来说,无论是什么地方都是好的,他已经太累了,白天 的高温,夜晚的低温与连续不断的躲藏和战斗,已经让他的体能濒临崩溃。斯沃 特提起最后一丝力量,用剑气划开周围的风暴,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刚到城门 下,忽然脚下一软,昏了过去。
 
  悠悠醒转过来,斯沃特先看了看自己的手脚——确保没有被哪个魔物控制住 之后才起了身。
 
  「水和麵包在桌上」看到同是人类的两个门卫让这几周净和魔物娘打交道的 斯沃特倍感亲切。
 
  「去洗个澡吧,等下再问你是哪里来的。」
 
  「呜呜~ 」斯沃特一边答应着一边叼起麵包一边喝水,对於在沙漠中挣扎了 许久的他而言即便是普通的食物也比万千珍馐更美味——只不过他可不准备享受 太久,吃个半饱又猛灌几口水后,他趁着门卫不注意的空隙破窗而出逃到了街上。 
  「请问这里是哪里?安特尔城怎么走?」毕竟是沙漠中的城市,街上的人似 乎并不多,斯沃特用魔法简要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后向街上的人问道「请问 这里离安特尔城有多远?」
 
  「安特尔城吗?」那人思索了良久,犹豫着向东边伸出了手指「向着那边走, 走出城门后能看到一个森林,再直穿过森林就到了!」
 
  哈!?原来安特尔城外的禁区背后有这么一个城市吗!?难道是作为沙漠边 沿的前哨站……?
 
  斯沃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咒骂教会为什么从来不教一些实用的地理知识。 
  「多谢了。」趁着卫兵还没有追来赶紧溜吧,在森林里的话凭自己的实力就 能找到食物了,穿过森林还是没什么难度的——这么想着的斯沃特再次偷偷摸摸 地溜出了城门。
 
  没用几天的时间斯沃特就顺利地来到了安特尔城的城门口,进展之神速甚至 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进阶了,不过现在,坚固的城门、巨大的弩炮,包括四周 的电弧塔,都并不能带给他亲切感。
 
  想到教会对他做的一切,要不是自己有必须回来的理由……哼……唉。 
  轻松地骗过了不尽职的守卫,斯沃特走在通向自己家的街道上,内心则有些 感慨…在旁人看来,自己已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了吧,而父母,恐怕也早就接 到教会的通知,认为我已经死亡了吧。
 
  现在的自己甚至不能用真面目示人,逮捕令可是持续有效的,如果被发现逃 回城里的话,恐怕很快又会被关起来,然后流放。远远地看着父母外出的背影, 斯沃特强忍住了打招呼的内心。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干完自己要干的事情才行!」
 
  「不能,再让他们背负更多了!」
 
  这么想着的斯沃特迈开了通向魔法学院的步伐。
 
  不料——
 
  「抓住他!那个罪人!」街道上突然想起一声怒吼,斯沃特分辨出应该是那 些老不死中的一个。
 
  还来不及给他反应的时间,数道法术已经打在了他的落脚点。
 
  艸!平时怎么没见这群维和队的效率这么高!?斯沃特默默腹诽一顿后起身 逃开——在城里和教廷作对绝对是找死,即便自己是魔法学院的顶端还是个剑士 也是如此。
 
  街道上瞬间空空如也,关键时刻,老百姓永远跑的比兔子还快。
 
  斯沃特绕过一个转角,看到一个没有关门的店铺后一弯腰就闪了进去,顺手 带上了门。
 
  那几个教徒没有发现这个小动作,径直冲过了这家店铺。
 
  「呼……」斯沃特松了口气。
 
  「……那个……」他的身后突然传过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那……个?你是 谁?你是坏人吗?」
 
  「噗!」斯沃特有些好笑地转过身去,面前的女孩正好奇地看着他。
 
  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大概只有XX岁的小女孩,浅棕色的眼睛正滴溜溜 地打量着自己的全身上下,淡蓝色的短发盖住了双耳,头顶上则盘着两个小小的 团子,并从团子的两侧挂出两条俏皮的辫子,略有些圆圆的脸蛋在单纯的目光下 平添了一份可爱,而宽松的外套都能隐约看出的凹凸显示了她与外表年龄不太相 符的身材,白净的双腿并没有任何掩饰物,从斯沃特看来对面简直就像只穿了一 件大衣遮住了全身——哦,可能还有双拖鞋。
 
  「我的名字叫斯沃特,斯沃特?卢恩……恩,如果我是坏人的话你该怎么办 呢?」
 
  对上对面毫无防备的目光,斯沃特突然想逗逗她。
 
  「会这样问的一定不是坏人」结果对面没上当「呐,我去给你拿鞋子,哥哥 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看着拿着拖鞋『噔噔噔』跑回来的女孩,斯沃特打趣道「你应该叫我叔叔哦, 我可有25岁了啊。」看对面的样子,斯沃特觉得不会超过XX岁……
 
  「小梦也已经成年了!」似乎对对方的态度表示不满,面前自称『小梦』的 女孩踮起了脚鼓起了脸反驳道「别想佔小梦便宜!」
 
  「成……年!?」世道真可怕,斯沃特好奇地重新打量了一下对方,突然意 识到了些什么「好吧……我能在这里稍微躲躲吗?」没有找到他的维和队又回来 搜寻了,斯沃特心想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过这阵子再说。
 
  「呜……」小梦犹豫了一会儿「你要住在这里吗?可是我父母不和我一起住, 晚上会不会很危险啊?」
 
  既然如此你就不要自己暴露了啊!斯沃特哭笑不得地在心理吐槽,不过自己 也不是什么坏人,既然对方不反对的话,他也就心安理得地住在了这里。 
  晚饭时间
 
  「哦,味道不错!」明明自己只是闯入者还被如此招待,晚饭时间小梦居然 做了两个人的饭菜,斯沃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餐桌上的美味更是让他的愧疚心 深了一分。
 
  「喜欢吗?」
 
  「有点像我妈妈做的饭菜的味道。」真是怀念…从家中去魔法学院学习后就 很少回家了,斯沃特突然感到眼睛有点酸——在这之前,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家了 ……而现在,更是有家也回不去了。
 
  「街上的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你啊?」小梦终於还是提起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的文章触犯了他们的教义……哦对了!文章!」
 
  斯沃特想起了自己来安特尔城的目的,迅速地吃完饭后,收起餐具问道「小 梦,你有笔和纸吗?」
 
  「恩,给你。」
 
  匆匆忙忙地开始写起了东西,斯沃特心想自己毕竟给这个女孩带来了麻烦, 包庇罪和亵渎罪一样不会被教廷饶恕,自己能少待一点时间就少待一点,暂时忽 略了身边那个女孩好奇的目光,他一头扑到了记忆的海洋中。
 
  不过斯沃特显然低估了自己连日劳累给身体带来的负担,总算熬夜写完新的 计算式后,他一头扑倒在桌上就睡了过去。
 
  『沙沙沙』沉睡的大脑感受到身旁些微的动静,即便在深夜,斯沃特的意识 再怎么困也会对身边的动静产生反应——毕竟在禁区生存了这么久,魔物的夜行 习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上多了什么东西。
 
  「?」悄悄睁开眼,斯沃特看到的是已经在他身边趴下沉睡的女孩,而自己 的身上多了一件外套——看起来小梦在给自己披上外套后,连回到自己房间的行 动力都已经消耗完了,就这么趴在一边睡着了。
 
  而平日被秀发遮掩的一侧睡脸,让他一瞬间有些惊讶。
 
  哈啊……真是……看着对方无防备的睡脸,斯沃特感觉自己内心有些悸动 「傻孩子……」
 
  轻轻地抱起对方送回到她的床上,斯沃特回到了给他准备的房间里「晚安, 小梦。」
 
  第二天上午,斯沃特匆匆吃完了早饭后,为自己套上魔法后就出了门。 
  「我出门了!」
 
  「恩,一路走好~ 」
 
  哇,这对话简直就像夫妻之间的对话啊——斯沃特的脸微微红了红,径直走 向自己的母校——安特尔最高魔法学院。
 
  直到深夜,斯沃特才愁眉苦脸地回到了小梦的家「哎……」
 
  「怎么了?」小梦好奇地问道「对了,这是热好的晚饭,一起吃饭吧?」 
  「麻烦你了」斯沃特不好意思地坐到了餐桌旁「学院门口的警卫太严格了, 我的伪装魔法都混不进去,晚上学院又不开门,那防护魔法简直是军队级别的… …」
 
  「对了」斯沃特突然愣了一愣,「小梦还没有吃晚饭吗?」
 
  现在都已经过了饭点好几个小时了,再怎么说也不应该现在做饭啊——难道 是……
 
  「哇哇哇呜!」小梦有点慌乱地挥着双手「才不是特地等着你才……不说这 个啦!斯沃特为什么要进学校去呢?冒着被追杀的危险回来,肯定是有什么很重 要的事情吧?」
 
  「是啊」斯沃特喝了口汤,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地拿出了自己昨晚写的 纸「对了,小梦你能帮我做这件事情吗?只要把第四页第三行上的第四个基团改 成这个,第七行的第一个基团改成这样,然后把第八页、第十四页的数值……」 
  看着小梦疑惑不解的表情,斯沃特的声音也不由得渐渐低了下来「对哦,对 你来说可能还是太难了……」
 
  「文章写的内容是什么啊?」小梦好奇地问道。
 
  「简单的说,就是对精灵、人类和魔物三方遗传因子的强度分析」斯沃特一 说起研究上的内容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话唠,而且怎么也改不掉「通过古文献搜集 关於精灵的资料,再从教廷捕获的魔物中提取精……额……生殖细胞,同时比对 人类的生殖细胞,以魔力掌控结合概率与融合成功率,可以得到遗传因子的强度 与个体体力、魔力等等的比例关系,再由此反推出现今某些魔物……恩……娘的 遗传链,而错误就出现在这个推断过程中,其中两个重要的特徵基团被我弄错了! 直接导致后面的反推论出现了三级的种差!」
 
  「……额,也就是说……斯沃特回到这里只是为了……改正论文里的几个错 误!?」
 
  小梦勉强从刚才的对话中提取出了重点,有些惊讶地说道。
 
  「对啊」斯沃特理所当然地承认了「作为一个研究者,怎么能在这么重要的 论文中出现这么严重的失误呢!我可是在监狱里校对了好几遍才发现了这两个可 怕的错误,弄得我那几天都吃不好睡不香的」虽然之后在禁区就更惨了「更别说 这篇文章还被挂在学院的墙上公示,我不能把错误传播给下一代啊!」
 
  「你不是说,教廷是抵制你的研究的吗?为什么还会被挂起来公示啊?」 
  「教廷是一边,魔法学院是一边咯……」斯沃特回答「宗教和教育本身就有 些相互看不顺眼……
 
  虽然在态度上无法反对教廷,但是魔法学院完全可以以『错误示例批判』的 名义把我的研究成果公佈出来,以抵制之名行传播之实罢了。「
 
  「好複杂啊……」小梦冒起了圈圈眼「那斯沃特君,该怎么办呢?」
 
  「也不是没有办法……」斯沃特深深地叹了口气「只不过小梦,可能要多麻 烦你一下了。」
 
  斯沃特所谓的另一个办法,就是凭藉自己的印象重新写一篇文章。「然后小 梦你想办法混进魔法学院,把墙上的两篇文章调换一下就可以了。学院对非法师 的普通民众管理不是很严,我给你提供假身份,应该能够想办法混进去。」 
  虽然说好像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种方法是斯沃特能够想出的成功率最 高的方法了「另外,可能要在你家呆4、5天了。」尽管脑海中有了基础,毕竟 是四十多页的论文,资料也要重新查,就算每天都熬夜也……更何况自己现在的 身体恐怕熬夜有些勉强,4、5天已经有些超常发挥了,再说,自己还有别的一 些事情要做。
 
  「没有麻烦哟,斯沃特君这样的人,小梦很喜欢呢!」虽然知道对方的意思 并不是那个意义上的,斯沃特还是觉得自己的心猛地蹦了一下——几乎没有感情 经历的他,对这个变化感到有些惊慌,也有些害怕。
 
  接下来几天,斯沃特一心扑在了论文的完稿上,而小梦则无怨无悔地一直照 顾着他,做饭、洗衣,虽然他一开始有些好奇小梦的资金是哪里来的,不过很快 也就说服了自己……
 
  「嘛,毕竟小梦可是……」
 
  论文终於完成了,斯沃特把它交给了小梦,叮嘱对方一定要注意后,忐忑不 安地在家等着——顺手,把玩着以自己魔力打造成的魔晶石戒指。
 
  斯沃特知道,自己无法在这里呆太久,而他已经决定在改完论文的错误后就 去教廷自首,重新入狱,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也许就是这段时间欠小梦的人情 吧。
 
  这块魔晶石是在自己上次外出的时候在街道上帮一个店家处理了魔法暴乱后 店家送给他的,本来只是普通的有些漂亮的魔晶石罢了,但这几天写论文的闲暇 时间中,斯沃特一直在用自己的魔力打磨这块魔晶石,同时注入自己的魔力,现 在这块单纯的魔法结晶已经变成了一枚戒指,而这枚戒指不止精美绝伦到能够隐 隐地放出属於斯沃特魔力颜色的淡绿色,更是多了会在危险时保护佩戴者,同时 伪装气息的珍贵功能。
 
  他把戒指放到桌上,压住了下面的一张纸。
 
  「小梦,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了,不用来找我,谢谢你 这几天的照顾,你是个好孩子,不应该在这个城市里躲躲藏藏的,带上这枚戒指, 然后走到阳光下吧——不会再有人害怕你了。」
 
  斯沃特打算在看到小梦出现在门前的街道的时候就离开,分别总是痛苦的, 而且他害怕自己如果再与她见面,会动摇自己离开的决心。
 
  只是,一直到日落,都没有看到小梦的身影。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斯沃特越等越心急,终於在黄昏的夕阳洒满安特尔城的时候冒着危险冲了出 去。
 
  魔法学院门口聚集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斯沃特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拼命挤进人群,果然,小梦被高高地用绳子吊在魔法学院的门口。
 
  「就是这个傢伙!忤逆教廷的玷污者!」
 
  「想对高贵的魔法学院做什么!」
 
  「杀了她!」
 
  人群的愤怒呼喊此起彼伏。
 
  一定要赶紧救下她!斯沃特明白人们的愤怒总是非理性的,更何况小梦她还 是……
 
  『唰!』一阵剑风刮得人们睁不开眼,而等风平静下来之后,绳索已断,绑 在上面的少女也已不见。
 
  「谁干的!?」「还有同夥吗!?」人群陷入骚乱。
 
  而斯沃特一边忙着给自己套上伪装一边把戒指套到小梦的手指上。
 
  「斯沃特君,你来救我了!」女孩的眼中还有些泪光,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出 於屈辱。
 
  「恩,带上戒指。」斯沃特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她回到了小店「怎么回事?」 
  小梦有些后怕地说「我把那篇文章拿下来换上斯沃特君的文章,可是那面墙 上突然发出了好大的声音,吓了好大一跳,然后就被抓住了。」
 
  失算——斯沃特有些懊悔地摇摇头,魔法学院里的公示墙怎么可能不加上魔 法防护,即便是自己在学校的期间都偶尔会有调皮的同学试图在公告栏里做手脚, 恐怕是因为那些先例,公告墙才会被施上报警法术的吧——居然忽视了这一点… …「小梦,哪里伤到了吗?」
 
  仔细观察怀中的少女,斯沃特的脸『嘭!』地红了起来,下体也莫名地开始 发热。
 
  大概是被魔法所毁坏,少女身上的衣物上满是破损,到处都可以看到少女美 妙的胴体,好巧不巧地在胸口斜贯了一道长长的裂口,让她有些青涩的胸脯在自 己面前一览无余,更甚的是,将眼光往下一瞄,雪白的大腿……
 
  「小梦,你的内裤!……」斯沃特下意识地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是被那些魔 法师毁掉了吗?」
 
  「内裤?什么东西啊?」小梦奇怪地问道。
 
  难道说陪着自己那么多天的小梦一直是真空……斯沃特觉得心跳越来越快, 脑海中不禁浮现起了每天晚上陪着自己写作的身影——原来她身上真的只穿了一 件衣服吗!?
 
  「斯沃特讨厌小梦吗?」看到斯沃特扭过头,蓝发女孩反而扑到了他身上 「讨厌吗?」
 
  「怎么可能,当然不会讨厌了」——本来想这样回答的斯沃特刚扭过头,就 被小梦猛地吻了上来。
 
  「呜!……」随着双方唾液的交换,欲望终於冲破了理性的枷锁,斯沃特猛 地翻身,把对方压在了身下。当晚,屋内春意盎然。
 
  …
 
  ………
 
  ………………
 
  第二天早上。
 
  「小梦……」斟酌了许久,斯沃特还是对正在开心地做着早饭的小梦开了口, 「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吧。」
 
  「我们……吗?」小梦对离开似乎并不反感,所以她的重点词放在了『我们』 上。
 
  「恩,是的,虽然我本来是想在改正完论文后去教廷自首的,但是现在既然 连累上了你,我就不能再一个人做主了」更何况昨晚还做了这样的事情,斯沃特 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脸又红了起来
 
  「就算到了其他地方,我也会保护你的。」
 
  「那个……」小梦反而扭捏了起来「斯沃特君……虽然有些自私,但是我想 说……」她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些哭腔「我不能跟你走,因为我是魔族!带着我 的话,斯沃特君会很麻烦的!」
 
  「我早知道了哦」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小梦瞪大了双眼「倒不如说,我在过去 的外号一直都是『不合规矩的叛逆生』,又不是很在乎教廷那边的观念……和小 梦一起这么长时间,我知道你比很多人类都要更好,这样就够了」斯沃特打着哈 哈说道「我可是教廷通缉的亵渎罪犯人啊……」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小梦还是一脸迷茫。
 
  「一开始见面的时候,你身上的魔力扰动就让我有些怀疑了」因为自己对魔 物一直持中立态度才没有动手。
 
  「然后是你的自我介绍,说自己已经成年了,毕竟虽然屋中看到的家境似乎 不是很好的样子,但你的样子实在不像普通成年女孩子的形态。最重要的是,趴 在我身边睡着的那次,你有些尖的耳朵,从头发里露出来了哦。」
 
  「哦……」小梦看上去有些开心。
 
  「所以我才为你做了这个戒指啊」斯沃特掏出昨晚把她救回家后取下的戒指 
  「带着这个戒指能够帮你把形象和你所释放的魔力在别人眼中误导成人类的 形态,所以本来打算作为离别礼的戒指,就是为你外出准备的。」
 
  「唔……」小梦的表情变得更高兴了。
 
  「不过……」斯沃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昨天你因为帮我送论文而暴露 了自己的身份,可能在城中不太好生活了吧?小梦有什么必须呆在这个城市里的 理由吗?」
 
  「没有哦」女孩乾脆的回答让斯沃特放下了心「我们一起去我原来的家吧!」 然后乾脆利落地提出了邀请。
 
  「诶?」没想到对方这么主动的斯沃特一时愣在了原地。
 
  「等……等等等,要去见父母吗?我是不是应该带些什么……」
 
  「哈」小梦的笑容让斯沃特又有些呆了「我的父母不在家可不是谎话哟。我 早就独立了啦。」
 
  「哦……」斯沃特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虽然……这只是 人类的仪式,可能对魔族来说不太一样……」
 
  「不过,就当是我的自私,来让我做的这件事情吧。」
 
  他走到女孩面前单膝跪下,将戒指轻轻地戴在了对方的中指上「你,愿意成 为我这个笨蛋的妻子吗?」
 
  这次换成小梦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噗,还真是有些不一 样呢~~不过,我愿意。」
 
  紧接着突然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对了,夫君,我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你呢。」 
  一声『夫君』让还没有进入状态的斯沃特精神有些恍惚「啊?哦,什么事?」 
  「其实啊,我的年龄,如果按照和同种族的其他人做一个比例换算成人类的 年龄的话,也只有XX岁而已呢。」
 
  「哈!?」斯沃特猛地感觉到了深深的罪恶感。
 
  小梦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你这个~~~萝、莉、控!」
 
-----------------------------
 
             (斯沃特第一视角)
 
  来到小梦在沙漠中的家已经有数个月了,当初她告诉我家在沙漠中的时候我 还以为她指的是那个荒漠小镇旁边,然而虽然我们进了大沙漠却在小梦熟练的引 路之下没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她的家。
 
  说是家,本体其实是类似於大型蚌类的双瓣甲壳,只不过使用魔法和一定程 度的幻术后,就能变成一间二人小屋罢了。
 
  不知道小梦是怎么找到这么一个废弃的贝壳的,屋中储存了水和食物,因为 小梦似乎对沙漠中的绿洲很熟的样子所以每次都能及时找到物资补充,而沙漠中 的魔物一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生活简单、规律而且幸福。
 
  现在我们正在向着一个城市缓缓进发——拖着小屋一起——我按照小梦的意 愿在一张
 
  听说相当於魔族的结婚证明的地方印上了自己的魔法痕迹,而现在正要去那 个地方证婚。
 
  每天白天的时候我会陪着她慢慢赶路——真的有够慢的,房子虽然会自动移 动但是一天移动的路程我大概20分钟就能走完——同时在沙漠中练习自己的剑 术和魔法,每移动到一个绿洲则会负责帮忙收集食物和水,当然,遇到其他魔物 娘的时候,自己会负责和小梦一起交涉,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动手。
 
  在阳光最为猛烈的时候会回到屋里躲避阳光,同时记录魔物娘的观察报告和 相应研究——虽然说因为匆忙没有带出多少查阅用的文献,但魔物娘的生态可是 学院中的我不可能接触得到的未知领域,就连妻子小梦,每天也都能带给我新的 惊喜——别想歪了啊!
 
  说起来小梦一直只是怯生生地躲在自己背后呢……这么弱气的魔物娘真的没 问题吗?
 
  今天的阳光也渐渐沉入西方的地平线,房中,小小妻子已经在餐桌旁等着了。 
  虽然这些日子已经知道魔物娘在这样的年龄做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但每次 看到小梦稚气的身体,内心果然还是有罪恶感……同时还有些犯罪的兴奋感? 
  呜呜……不行不行,赶紧摇摇头把自己脑海里的奇怪思维赶走,难不成自己 真的变成萝莉控了不成?
 
  不对,我才不是萝莉控,只是喜欢的那个女孩正好是个萝莉而已!
 
  晚饭后,小梦一早就躺倒在床上——不管我说过多少遍小梦还是坚持只穿一 件衣服,现在松散的衣服下雪白的胴体若隐若现,引诱着人无限的遐想。 
  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分身刚刚立起来,就有一条小小的软管般的器官探了上 来,像吸冰棒一样把分身『吞了』进去,像水管般有规律地开始一紧一松,分泌 出润滑的液体,同时有一片软软的肉把球也包了起来,迅速升高的体温让那里的 敏感度瞬间提升。
 
  虽然身子柔弱,小梦依然努力地抬起头吻着我,听偶尔可以遇到的其他魔物 娘的男性们说,他们基本是被魔物娘当做榨精工具使用,过着挣扎沉沦的地狱生 活,而小梦从来没有强迫自己,就连约定的时候也说过「按斯沃特君喜欢来就好, 一天只要最少两次就够了哦。」我向那些人描述起来的时候,他们露出的表情绝 对是望向天堂的感觉吧……
 
  虽然说每次第二次射的时候都会感觉异常的累就是了……是自己的身体太弱 了原因吗?在小梦的温柔乡中做完第一次的分身在抚摸与亲吻中又立了起来,男 人的自尊怎么能连女人这么简单的要求都达不到呢!虽然腰已经有些疼了,但我 还是努力地再次把分身伸向满脸期待的小梦的体内。
 
  终於做完了两次后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我在修行的道路上还有很远的距离 要走啊…已经没什么力气去逗还在点着自己鼻子的小梦了,轻轻地嘀咕一句「晚 安小梦」后,我进入了深深的梦乡……
 
------------------------------------ 
             (小梦第一视角)
 
  夫君已经睡了吗?呜……这次会不会欺负的有点太过了呢?
 
  就算骗他只做了一次……让他主动地射十次……还是有点过分了吧……嘻嘻。 
  斯沃特君的胸口和自己的家一样舒服呢,真想一直赖在他怀里不出去啊,就 像呆在这个贝壳里一样~~不过不行呢,妈妈说过,人类可不能像我们一样一辈 子窝在一个地方。
 
  小梦的种族是蜃,听过海市蜃楼吗?就是我们的族人做的恶作剧哦!
 
  为了找到夫君小梦可是在这个沙漠里等了好久~~不对,好像也不是很久来 着?
 
  恩……恩……记不得了所以算啦。和小蠍小蛇小鸟她们不一样,小梦的身体 很弱呢……很弱,所以就算抓到了男人也要让他来做才行,妈妈告诉我,要抓住 他们有三种方法。
 
  一是直接用幻术控制他们榨取精液。
 
  二是让他们一生都生活在我们造出的幻境里和我们的分身相伴。
 
  三就是……让他喜欢上自己。
 
  连妈妈都只能做到第二步呢……毕竟我们要生小宝宝的话对男性的精子要求 很高呢……
 
  用斯沃特君的话来说的话,就是……那个……遗传因子的优先度……是叫这 个吧?
 
  爸爸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妈妈,在妈妈的屋子(注:请看人物介绍,这 里大家就认为是贝壳就好)
 
  里和妈妈的分身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所以小梦从小就读了好多好多东西,妈妈说,要实现最好的方法的话就要学 会这些东西才行~~呜,要记这些东西头好痛的。
 
  小梦的好多朋友也劝小梦不要呆在沙漠的这么深处,说不会有人来的…… 
  可是只有通过了沙漠到这里的人才是厉害的人不是吗?
 
  而且斯沃特君好强呢,当时就算是倒在了沙漠里身边还有那个……
 
  剑气?好像是叫这个东西围着他,好不容易才把他拖进小梦贝壳里。
 
  其实斯沃特君不是第一个来到小梦这里的,虽然几十年里面死亡沙漠确实没 多少人会到这里,但毕竟还有三个哦……第一个人因为太虚弱了所以没救回来, 第二个人在小梦的『幻境』中居然想抛下小梦所以直接用幻术让他坏掉了,第三 个人虽然差点就用第二个方法成功了但是小梦最后被发现是魔族……结果他要杀 了小梦,只好也用幻术弄坏他了。
 
  不过等这么久都是值得的!夫君的实力就算在我们眼中看来都是相当强大的 呢,躲在夫君身后告诉沙漠里的小虫小蛇们「我的夫君都比你们强哦!」 
  这种炫耀才不会有呢!看到她们羨慕的眼神真是太开心了!
 
  而且小梦还收到了戒指哦……虽然只是把自己在呼吸中顺便产生的魔晶石送 给了他,但没想到会收到夫君精心制作的回礼呢。
 
  我们已经签好了结婚证明,听说城里来了个很麻烦的证婚官呢……
 
  那就不要着急,慢悠悠地赶过去吧,等小梦走到的时候,大概也就换人了吧。 
  那个……安特尔城到底怎么走呢……
 
  如果能走到那里的话,打开蜃景应该能够真正地完成夫君的心愿吧。
 
  夫君的脸上有些汗珠,看神情是真的累了吧……
 
  恩,以后还是不要这么过分了,七八次就差不多了吧。
 
  这个亲亲,就当做奖励吧。
 
  「晚安,斯沃特君。」
 
  接着是人设:
 
  人物设定:
 
  男方:斯沃特?卢恩(sword?rune,直译就是符文剑的意思啦… …)
 
  年龄:25岁身高:168cm- 172cm之间,因为很久没有量过了所 以不知道。
 
  职业:外形看着像剑士,使用的武器也是剑,但其实是魔法学院毕业的高材 生,平时很少用法术而是用的『魔法剑气』,因为是魔法所以可以变化属性。 
  简介:一个被剑士和魔法师都称为『奇葩』的天才,在战斗方面无论哪边都 有研究而且都有不错的成就,两边的实力都没到圣阶但合起来却能逼近圣阶的战 斗力,能够做到的原因就是他所提出的『魔法剑气统一场理论』使用魔法的力量 控制剑气,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但是按照本人的说法却并不是为了力量才去做这种事情的,而仅仅是因为自 己的好奇和故意的叛逆,总之就是那种『别人说不可能的事情自己就偏偏想要试 试看』的性格再加上异常聪明的大脑才巧合地完成这个研究(至今为止还没听到 其他人练出魔法剑气)。
 
  本来这种程度的实力在人类之中也是顶尖,是那种会被教廷或者有权势的势 力收编的角色,但是他本身对科学研究的热情远大於军事宗教政治之类的『琐事』 (自称),所以在平时很少显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一直以『还算优秀但也就是 那样』的水平示人。
 
  因为本身的叛逆性格,所以他的『业余』研究包括『世界节点理论』(世界 不只一个,而且可能通过异常的节点连通,换而言之就是否认了神的唯一性), 『星象古预言与魔物占卜者』(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来,关於古代预言的研究,同 时挑战了神殿预言家的权威性)等等不做死就不会死的论文会触怒教会也并不奇 怪了。
 
  是一个相比起其他东西更关心研究的奇怪人物,自然,在魔法学院中也有喜 欢他的女生,只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研究可能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困扰』所以拒 绝了,所以至今为止的情感经历还是一片白板,后来的相亲则是当女方听到自己 的风声之后就纷纷表示『虽然很聪明而且强大……
 
  但是教会方面……『所以再无下文。现在与小梦在沙漠中以夫妻的身份一起 居住。
 
  女方:小梦(原名是人类的语言无法念出的叫法,所以乾脆就用第一次欺骗 人类的时候自我介绍的名字了)
 
  种族:蜃。
 
  年龄:32岁(因为种族寿命一般是350岁所以对斯沃特自称相当於XX 岁)
 
  胸围:B(在一群EFG的魔物娘里面绝对算是贫胸了)
 
  身高:146cm- 151cm(应该说是一般意义上被人类看到的身体部 分的大小,一定程度上可以稍微地调节,但不管怎么变化都是容易让对方觉得自 己在犯罪的身材)
 
  简介:蜃,是一种外形像贝类,然而却并不一定生活在海中的生物。分佈地 主要是海洋中的小岛上以及沙漠中,会从贝壳里放出特殊的气体围绕在身边制造 出幻象,常见的海市蜃楼就是她们的傑作。
 
  像普通的蚌类一样,呼吸中会渐渐吸收魔力,其中的杂质就会被凝结成魔晶 石储藏在贝壳内。
 
  体内有专门的部份储藏蜃气和信息素,前面的是用来释放幻术,后面的则是 用来直接控制异性发情。
 
  虽然被称为『蜃气』但并不是什么气体,相反更像是魔力的气态化,换句话 说,蜃的体力和魔力都异常的弱大概就是因为她们把精力都放在了生产和提纯蜃 气上吧。
 
  身体素质意外地弱,是力量仅比普通成年男性稍微强一点,连性行为都需要 对方主动的魔物娘,但在实力排位中却能排到中层以上,原因是她们的幻术已经 达到了领域级别的以假乱真,恐怕只有同为领域级的强者才能在进入蜃景的时候 意识到自己中了幻术,连圣阶的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都难以发觉。
 
  而身处幻境之中的蜃就是绝对的强大,甚至可以让中了幻术的人自认为在国 家中旅游——虽然实际上并没有走出贝壳一步,因为蜃景中的景象会随着对方的 记忆而调整到合理的方向,所以不会被人发现。
 
  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海市蜃楼也是蜃娘为了捕获足够强大的男性设下的陷 阱,之所以选择居住在那些人类难以到达的地方,是因为她们认为到达了这边的 都是强者的原因吧。
 
  要说弱点的话,大概就是孱弱的体质和不方便移动的身体了吧,还有因为长 期独居带来的普遍天然呆性格——虽然有恋爱小说之类的补足,说到底也不过是 会对男性性器感到好奇的笨蛋而已。
 
  其实小梦的剧本在成熟的蜃娘看来实在是不怎么样,比如虽然在最后表白自 己的魔族身份是为了完美结局而冒的险,不过在没有瞭解对方性格之前就不小心 露出了表明自己魔族身份的外观则是纯粹的天然呆行为了。更何况一开头就用自 己的真实身体相貌去与人类相处更是只有幼儿期的蜃娘才会犯的新手错误,但因 为对面刚好也是个感情白痴所以还是误打误撞地成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