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宝玉】(03) - 久草在线免费手机视频_久草在线手机视频免费观看_久草在线福利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通灵宝玉】(03)

【通灵宝玉】(03)

  第三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谈肆业秦钟结宝玉
 
  话说秦可卿送别了赏梅的荣国府众人,晚上独自在房里发愣。自己的老公贾 蓉又不知道去哪里鬼混去了,留下自己独守空房。偌大的宁国府里,爷爷贾敬只 求求仙问道;公公贾珍花天酒地,寻花问柳,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如今, 自己的老公贾蓉也不务正业,只靠自己苦苦支撑,操持家政。难得今天放松了一 番,和荣国府的女眷们谈笑解闷。想着想着,忽然想起宝玉来,「这孩子怎么今 天作梦,忽然叫起我的小名来?难道他在梦里梦见了我?也不知道他梦见了我什 么……」,想到这,秦可卿竟然有些脸红,「那宝玉生得虽不如我弟弟秦钟标志, 但也是一风流人物呢」。秦可卿坐在那胡思乱想,旁边的丫鬟宝珠,瑞珠看她脸 红红,不明就里,「夫人忙了一天,也累了吧?不如早点儿休息吧」。秦可卿这 才收了心神,在宝珠和瑞珠服侍下上床就寝。
 
  独自一人独守空床,孤枕难眠的秦可卿又想起了宝玉。迷迷糊糊间,忽见有 人撩起床幔,不是自己的丈夫贾蓉,竟是宝玉!秦可卿不知他如何进的屋,一时 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宝玉也不似早间乖巧听话,竟出手调戏起自己来,羞得秦可 卿满脸通红。
 
  宝玉一边隔着被子摸秦可卿,一边盯着她调笑:
 
  「姐姐的身子真的好滑好香啊。」
 
  秦可卿觉得又可气又好笑:「我身子滑不滑,你隔着被子如何知道?」
 
  「这被面如此丝滑,想必姐姐每晚睡在下面,自然身子也是如此滑不留手才 是。」
 
  「胡说,没点儿正经。」
 
  「姐姐不承认,放我手进去摸摸不就知道了?」说着,手就往被子里探。 
  秦可卿忙把被子裹紧,不放宝玉的手进去。宝玉也不用强:
 
  「姐姐身子滑不滑,这嫩嫩的粉脸让我香一香不就知道了?」
 
  说着,将秦可卿合被抱住,嘴凑上秦可卿的俏脸就亲起来。秦可卿虽然收紧 了被子防着身子,但毕竟头还是露在外面,这个破绽自然很快被宝玉抓住了。秦 可卿整个人被宝玉抱在被窝里,动弹不开,完全没法儿反抗,只好把脸别开,羞 得闭上眼忍受着宝玉的进攻。如此一来,却又把自己的颈暴露给了贾宝玉。贾宝 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突破的机会。秦可卿只觉得男人的舌头在自己的脸上,耳后, 脖子这些敏感部位不停来回的又亲又舔,身子被男人压在被里,又热又闷,一股 骚热竟从下体传来,久未满足的情欲似乎正一点一点绽裂开来。耳边出来贾宝玉 挑逗的情话:
 
  「姐姐的身子不仅又香又滑,而且又白又嫩,迷死人了。」
 
  贾宝玉故意不停的提到秦可卿的身子,让她的思绪集中在自己身体的感受上, 原本裹紧的被子,在两人的扭动下,被头也松了,露出秦可卿迷人的香肩和锁骨 来,迷得宝玉贪婪的对这即将崩塌的城防猛攻。
 
  「蓉儿,你在哪啊」,秦可卿想到了不知死去了哪里的贾蓉,「都怪你不在 我身边,不能怪我啊」。
 
  想到这,身子一软,秦可卿终于完全放弃了抵抗。宝玉马上感觉到秦可卿身 体的变化,将被子一掀,秦可卿曼妙的身材完整的映入眼帘。秦可卿闭着眼都能 感觉到贾宝玉那喷火的目光。
 
  肉在砧板上,贾宝玉反而有心要捉弄起秦可卿来。秦可卿只觉得自己的手腕 被贾宝玉抓了起来,随后放在了一根硬物上。「啊,不行」,秦可卿一惊,睁开 了眼,急忙想缩手。眼前的一切证明了自己的感觉,自己的手正被强按在贾宝玉 坚挺的阳具上,那东西正狰狞的对着自己。秦可卿一急,又晕了过去,只感觉自 己的手在那东西上来回婆娑,也分不清是宝玉强按的还是自己有心在套弄。 
  「怎么那么大,那么烫,那么……」,秦可卿只用手来感觉就几乎用尽了所 有溢美之词,「蓉儿的根本没法儿比」。秦可卿正咬着下唇强忍着体内翻滚的情 欲,忽然下体一凉,下身的裤子竟被宝玉强掳了去。
 
  「啊,这可不行,你快走吧,会被外面的人发现的」,秦可卿无力的做最后 挣扎,奢望用一句话打发发情的猛兽。
 
  「我便是要外面的人都看到姐姐你这发情的孟浪姿态」,贾宝玉一句话又兜 回了秦可卿的身子上,接着把秦可卿一翻,背对着自己。「把屁股抬起来」,秦 可卿听天由命的服从着贾宝玉的一切指令,「真听话,呵呵,下面都湿成这样子 啦。姐姐你也很久没有和侄儿做过了吧」。 秦可卿被贾宝玉说中了自己心事, 又羞又愧,这宝玉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真是暴殄天物啊,白白浪费这么一个美人儿」,贾宝玉说着,硬硬的鸡巴 顶在湿漉漉的洞口,却缱绻不前。
 
  秦可卿只觉得贾宝玉说的每一句话都戳中了自己心中长期的哀怨,引起剧烈 的共鸣。
 
  此时她已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宝玉,快……快进去吧」,边说边扭 动着屁股,配合着宝玉阳具的摩擦。「姐姐,你要宝玉进哪里去啊」,贾宝玉有 心玩弄她,从后面拉过她的一只手,又放在自己那阳具上。秦可卿已顾不上说话, 握紧了宝玉的鸡巴,便往自己的水帘洞里送。扑哧一声,竟齐根没入了。
 
  「啊」,秦可卿全身一震,两只手都无力的抓住了床单,贾宝玉也分不清这 声啊是因为痛苦还是满足。但请可卿只觉得宝玉那话儿不似先前那般狰狞,温润 如玉,那么大的一根尽在体内,不甚疼痛,但那种充涨的快感前所未有,直冲头 顶,险些就去了。
 
  就像饥饿的人吃的第一口饭,秦可卿觉得长久空虚的欲望被这第一击满足到 极点,身体不自觉的前后摇动。宝玉见她如此风骚,也按捺不住,扶住秦可卿的 柳腰,做到了一处。
 
  秦可卿感到有如久旱逢甘露,沉浸在欲海里难以自拔,颠龙倒凤了整晚,也 不记得自己高潮了多少次。
 
  第二天一早,秦可卿迷迷糊糊醒来,哪里有宝玉的影子,果然是自己春梦一 场,难怪宝玉句句说中自己心坎。但那种销魂的感觉仍在,而且……下面怎么还 是那么涨涨的感觉?秦可卿往下一摸,一片冰凉,自己昨晚居然泻了那么多。秦 可卿红着脸,忽然摸到一把配穗,急忙一拉,只听「波」一声,竟从自己下面拉 出一块玉石来。
 
  秦可卿定睛一看,正是贾宝玉的通灵宝玉,难怪昨晚摸的时候那么滑腻,都 是这玉闹腾的。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秦可卿埋怨道,「这玉可是老太君的命根, 平日里恨不得时刻派人守着。我得快点儿还回去,否则以为谁偷去了,可就闹大 了」。想到这,秦可卿急急起了床,简单梳洗穿戴了一下,叫上贴身的双珠丫鬟, 就奔荣国府去了。
 
  那宝玉梦里游走了太虚幻境,又和袭人胡闹了一晚,情色之门已开,早上正 没着落,忽听得秦氏急着要找他,便强打精神爬起来迎接。秦可卿不想被外人知 道通灵玉遗失过,以免有人以后觊觎,便叫瑞珠宝珠在外面看着,恰巧袭人等也 跑开了,屋里便只有她姊弟二人,正好把通灵宝玉归还。
 
  「我的宝兄弟,你也真是太糊涂了,看看这是什么?怎么把这传家的宝贝漏 在我屋里了」,说着便将通灵玉掏了出来,还给宝玉。贾宝玉也是一惊,「哎呀, 我说怎么好像总少了什么似的,还好有姐姐你照看着,否则让夫人太太们知道了, 可要骂死我了」。宝玉接过通灵玉,拿在手里看。
 
  这一看不要紧,只见配穗上湿乎乎沾着不少冰凉液体,玉石上也是厚厚一层 未曾抹去。宝玉昨晚和袭人胡闹了一晚,如何分不出这是什么。但有不好说穿, 只好明知故问:
 
  「好姐姐,这……是什么呀?」
 
  正说着,那玉上的液体竟盛不住,滴了一滴下来。这边秦可卿早就羞红了脸, 这一大早心急火燎的还玉,竟没有擦拭干净。
 
  「许是下人掉在粥里,没有弄干净……」,秦可卿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 去。宝玉见秦可卿羞红的脸,美得如出水芙蓉,认定秦可卿昨晚必是拿他的玉做 那种事情,下面不自觉支起了帐篷,整个房里充满了淫靡尴尬的氛围。宝玉今早 正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出,俗话说色胆包天,左右无人,他便有了将秦可卿拿下的 想法:
 
  「好姐姐,你昨晚拿我的宝玉独自快活了吧?」
 
  「胡说,才没有呢」,秦可卿不敢直视贾宝玉火辣的目光。
 
  「还不承认,这分明是女子的污物,又是从姐姐的袖口里拿出来的,不是你 还有谁?」宝玉加强了攻势。
 
  「才没有呢」,秦可卿重复着毫无意义的默认,声音更细了,几乎听不到了。 
  「姐姐做那事的时候,不知道想着谁呢?」,贾宝玉嘻皮笑脸的故意逗她, 悄悄挖了个坑,等美人儿自己跳进去。
 
  「自然是蓉儿……」,秦可卿以为找到了跳出尴尬的出口,但马上意识到自 己已堕入了贾宝玉的陷阱,等于是承认了自己昨晚的丑事。
 
  贾宝玉再也忍不住了,扑过去一把抱住了秦可卿,「美人儿姐姐,你别装了, 拿我的通灵玉快活想着别人?打死我也不信,哈哈。」
 
  「哎呀,你别这样,快放开我」,秦可卿嗲声嗲气的叫到,双手拍打着贾宝 玉,「你再这样无理,我可要叫人啦」。
 
  「那你就叫吧,人来了我便把这宝玉给大家看看」,宝玉听秦可卿之前说得 声细如蚊,又见她脸红发嗲,吃定她不会叫人。眼前一切与昨晚所梦大同小异, 秦可卿一时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怔怔的没了行动。贾宝玉见秦可卿居然没有抗 拒,越发没了人形,对着秦可卿一阵乱吻。秦可卿本是情身所化,只碍于少奶奶 的身份,将一腔风骚埋在心里,被贾蓉辜负日久,如今绮梦了一晚,又被宝玉抱 住,再也按捺不住,和宝玉抱成一团。秦可卿不比袭人丰满,但体态婀娜,美腿 修长,勾得宝玉将满腹邪火都招呼在她身上。一场云雨,两人自此勾搭到了一块 儿。
 
  且不说这荣宁二府里这许多的丑事,独说这千里之外有一户小小人家,因为 祖上也姓王,便和四大家族的王家连了宗。传到这一代王狗儿,已经没落了,平 日里只做些马贩子的营生。到了年关,家里穷得快揭不开锅了。想去套套贾宝玉 生母王夫人的交情,但一则好久没联系了,二则王狗儿自己还是个跛脚的,形象 太差。没办法,只好叫自己的丈母娘刘姥姥,带上儿子板儿去荣府走一趟,碰碰 运气,看能不能讨几个钱过年。
 
  刘姥姥虽然岁数大了,但正所谓姜是老的辣,处事比较圆滑。到了贾府也不 直接找王夫人,先找和自己还有点儿交情的管家周瑞家的媳妇,这样可以先了解 一下贾府现在的情况,而且不怕被人甩脸,可进可退。王夫人现在已不大管事了, 府里的事基本上都交给了大奶奶王熙凤打理。这贾府里人来人往,阵势着实把刘 姥姥唬住了。
 
  差点儿把穿得体面的凤姐丫鬟平儿当成了凤姐。好在王夫人念旧,王熙凤便 赏了二十两银子。这在贾府这等权贵人家,那也不过是给丫头做衣裳的小钱。可 在大户人家,差不多是一年的开支了,何况是刘姥姥这样的小户人家。喜得刘姥 姥浑身发痒:
 
  「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样,您老拔根寒毛,也比我 们的腰粗呢!」
 
  周瑞家听她说得粗鄙,只管对她使眼色。凤姐听了,笑而不睬,叫平儿多拿 了一吊钱给刘姥姥雇车子。刘姥姥感谢不尽,从后门走了。正是:
 
  得意浓时易接济,受恩深处胜亲朋。
 
  只因富贵时偶施恩惠,日后便得福报。正所谓善恶终有报,此是后话,暂且 不表。
 
  且说周瑞家的送走了刘姥姥,去王夫人处回话。王夫人正和薛姨妈聊天,周 瑞家的便先见了薛宝钗,知道薛宝钗平日里吃「冷香丸」养病。正聊着,王夫人 问话,周瑞家的赶紧回复了。薛家是皇商,有些宫里用剩的堆纱花,薛姨妈想让 周瑞家的跑一趟,送给三春姑娘娘和黛玉,免得浪费。于是吩咐和王夫人丫头金 钏玩的小丫头香菱,也就是甄英莲把装花的锦匣拿来。
 
  那周瑞家的觉得香菱像秦可卿,于是问香菱父母籍贯,可是香菱只作摇头不 知。毕竟自己很小就被人贩子掳走了。周瑞家的和金钏都为她叹息伤感。
 
  随后周瑞家的先见到了迎春的丫鬟司棋和探春的丫鬟侍书,原来这两个主子 正在下棋。又去见惜春,惜春正和水月庵的小尼姑智能玩,命丫鬟入画收了花。 又到凤姐处,却见门口小丫头丰儿摆手示意她不要进去。只听里面一阵笑声,房 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叫丰儿舀水。原来贾琏和王熙凤夫妻俩正在洗鸳鸯浴, 平儿是通房大丫鬟,在旁边观摩伺候着。周瑞家的交代了平儿,得了凤姐的令, 多出来两只送去东府秦可卿那,便又去了黛玉处送花。最后去宁国府把剩下的两 只送给秦可卿。
 
  到了宁国府秦氏的住处,却也见关着门,宝珠在门口玩,见周瑞家的来了, 忙摆手使眼色。周瑞家的心里纳闷,怎的凤辣子的门进不去,这边的门也不开的。 周瑞家的也不敢多问,把花交给宝珠,便回去。
 
  却说秦可卿房里,此时也和凤姐屋里一样,正在上演着活色生香的大戏。秦 可卿和贾宝玉正共同领略警幻所授的男女云雨之法。秦可卿跪在床上,双手被宝 玉从后面拉住,交合处随着宝玉每次冲刺,撞击在秦可卿的屁股上,发出阵阵 「啪,啪,啪……」的声音。
 
  「好姐姐,……又挂念宝玉的大鸡巴了?」宝玉喘着气,卖力抽送着。
 
  「自从上次被你得了便宜,……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想起你那里来。」
 
  「你总怪我得了便宜,你拿我的玉做那种事情惹出这些事来怎么不说?」 
  宝玉揶揄得秦可卿无言以对,欲说还羞。
 
  「是我的宝贝给力,……还是我侄儿的好?」贾宝玉故意问道。
 
  「哎呀,你休要提他了。又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就算他在,也比不上 你……」
 
  宝玉受到秦可卿的夸奖鼓励,每一下更加用力,仿佛要把秦可卿顶飞起来一 般:「我就喜欢姐姐你体态婀娜,说话嗲声嗲气,让人舒服受用,光听声音身子 就酥了一半了……」
 
  秦可卿感受到宝玉更猛烈的进攻,快感从下体一阵阵如潮水般袭来,加之宝 玉言语轻浮调戏,终于在淫叫声中登顶了。整个身子瘫在香榻上,宝玉顺势压在 上面,搂在一起。
 
  「宝玉,这通灵玉真的有些神通?」
 
  「原来我也不知道,但上次在你床上做了那场梦,得了仙姑的指点,这玉确 实有些不寻常。」
 
  「这便是了,当时我去还玉给你,怎么可能那么久那脏东西还能滴下来,在 袖口里怎么也干了。」
 
  宝玉同意的点了点头。
 
  正休息间,忽听秦可卿叹了口气。宝玉忙问:
 
  「好姐姐,怎么没来由的忽然叹起气来?」
 
  「唉,宝玉,你不当家,做个甩手掌柜,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当家人的苦恼的。 别看我们贾府现在家大业大,哪个当家的不是心力交瘁。虽然我们能得一时鱼水 之欢,但这份家业总让我担心。」
 
  「这话怎么讲?」
 
  「常言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又道『登高必跌重』。如今贾府赫扬百 载,所谓乐极生悲,只怕难免会『树倒猢狲散』啊。」
 
  宝玉四书五经看得多,偏听了这俗语心胸大快,觉得十分有道理:「这话说 得极是。
 
  但我有通灵宝玉护身,应可保无虞?「
 
  秦可卿冷笑道:「宝玉你好痴啊。否极泰来,荣辱周而复始,天意岂是人力 和宝物所能违逆的?趁现在荣耀时筹划好将来衰败时的事业,也就算未雨绸缪了。」 
  「如此说来,应该如何是好?」
 
  秦可卿说:「依我看,趁现在还富贵时,应在贾家祠堂附近多买田地,房舍, 以后四时祭祀的花费都从这些产业里出。再将家塾也设于当中。族中长幼,日后 按房掌管。就算有了官非,什么东西都要被没收,唯独这祭祀的产业却连官也不 入的。子孙败落了,也有个退路。祭祀不绝,读书务农皆可。这才是经济之道。」 
  宝玉听了不住点头:「还是姐姐这当家的懂得多。这些道理颇有些门道。」 
  秦可卿有心试他:「这些门道你可想学吗?」
 
  「自是要姐姐教我才能用心学啊」,说着,手又不怀好意的探进秦可卿的幽 谷之中,「以后姐姐可要常叫我来,用心学习呢。」
 
  「你这小色鬼,……难怪仙姑说你是天下第一淫人呢」,秦可卿笑骂道, 「你的宝贝虽然厉害,但论相貌俊俏,比起我弟弟秦钟还是稍逊。」
 
  「哦,这世上还有比我更俊俏的男子?有幸一定要见见。」
 
  说完,两人又拧到了一起。秦可卿虽然淫荡,但治家也是有一套的。否则宁 国府这么大的家业,也不会都交给她打理。她虽和贾宝玉有了苟且,但也不想自 己的本事见地白白浪费,如果宝玉是个可塑之人,提点一二也是好的。所以虽然 贪恋和宝玉的鱼水之欢,但能使宝玉长进一些,自然更好。
 
  如此过了些时日,秦可卿的弟弟秦钟到了宁国府,秦可卿便鼓动婆婆尤氏邀 王熙凤过来玩。这本意是要贾宝玉来见秦钟,但由尤氏相邀,请的是王熙凤,完 全不显山露水。贾宝玉自然是要缠王熙凤一同来的。一相见,秦钟果然长得貌胜 潘安,把贾宝玉都比下去了。贾宝玉便有心要和秦钟一块儿去家塾读书。到了晚 上,王熙凤和贾宝玉回府,听到宁国府老下人焦大骂贾公的后人扒灰。贾宝玉也 不懂,就问王熙凤什么是扒灰。被凤姐训斥了一番,贾宝玉吓得不敢再问。凤姐 给个大棒,自然又要给个萝卜,答应到时叫秦钟和贾宝玉一起读书。正是: 
  不因俊俏难为友,正为风流始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