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岸】 - 久草在线免费手机视频_久草在线手机视频免费观看_久草在线福利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对岸】

【对岸】

  (一)
 
  我住的那幢小楼后面,走栏下是一条小溪。溪的对岸,远远望见几株参天巨 树,她就住在那儿。
 
  如果在夜晚,可以看见她房间里的灯光从树的枝叶间照出,那时我就想,灯 光下看书的她一定很秀丽。
 
  我注意她已经快半年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但即使她察觉到又如何呢? 她总是低着头默默走路,跟人很少说话。而我,骄傲又自卑,从来不会主动向女 孩子表示什么。
 
  只是听人说,她家三姐妹,姐姐已订婚,妹妹还在上小学,三姐妹都差不多 模样,水灵灵的,却不爱说话。
 
  她父亲是矿上的修理工,中等偏小的个子,别人一说他好福气,有三个听话 懂事的女儿,他就咧咧嘴,摸一根烟抽上。母亲呢,在家洗洗刷刷,谁路过她家 门口都冲人笑笑,却从不请人进家喝口茶。
 
  一家人就这个样子,对人和善礼貌,却不过分亲热,保持一份距离。而房子 呢,也跟人不一样,孤零零的处在溪的对岸。从来没人见她家吵过架。这家人说 话也是细声细气的。
 
  我常想,一个老实的父亲,一个和善的母亲,三个安静的姐妹,一家人在一 块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不知道,很少人到她家去过。
 
  认识她是在矿里的班车上。因为地处郊区,离城二十里,矿里安排了一辆车 来来回回,差不多每隔半小时去城里一趟。
 
  我是干什么的?矿属工厂的一个会计,大专刚毕业,分到这来,待遇不好也 不坏。每隔两天,我都得上城里去一趟,银行呀、税务呀、开会呀,罗罗嗦嗦的 事。
 
  我一般都赶八点半的那趟车,其实到城里并没有那么多的事,但离开领导的 注视,感觉更自由些,何况看上去挺积极的样子,给领导的印象比较好。 
  每次差不多快开车的时候,她来了。低着头,有时手里提着点东西,有时抱 着一捆书,说是学生吗?也不象,在车的后面找个位子坐下,如果你没注意她, 那么她就象消失了一样。
 
  日子久了,我渐渐知道她的习惯。有一次,我故意抢先坐在她经常坐的位子 上。她上了车,果然眼都不抬,就往这边走来。直到要坐下时,她才猛然发觉我 的存在。脸红了,“啊”了一下,很吃惊的样子,站在那,不知所措,也不知道 另找一个地方坐下。
 
  我不好意思了,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也许借机说一两句话,没想弄得这么 难堪。
 
  我要起身,她突然醒悟,脸红得跟布一样:“不!不――――!”慌在旁找 了个位子坐下。我坐也不是,让也不是,最后象占了别人的东西一样,一路坐立 不安。结果,话还是没搭上。
 
  那以后,又是两个月。我再不敢冒然接近她。但是第三个月,我却经常出入 她家中了。
 
  怎么回事呢?我认识了她姐姐。
 
  她姐姐在矿里另一个工厂车间工作。新办的厂,招了一批年轻人,全是矿里 的子弟。
 
  说实在话,我在矿里的年轻人中是很受注意的。他们都叫我“诗人”,背后 却说我是个整天看书的呆子。那时我毕业才半年,已经满柜子的书了,床上也全 是。我的工资全花在那上面。
 
  虽然呆,但人长得不错,挺有气质,还是国家干部,于是就有不少姑娘接近 我。
 
  一天晚上,一个女孩拖着她姐姐来我屋,说是借书。她姐姐是作为“灯泡” 来的,因此捡了本书,就躲在一边不吭声,另外那女孩却不停地找我说话。我这 个人,碰上高兴的时候,是很能说的,没几下,把她姐姐也卷进来了,把她俩逗 得不行。我心里知道,冲着她姐姐才这样的。
 
  她姐姐比她胖一些,很白。熟悉之后其实挺好接近,那天晚上,她姐姐水灵 灵的大眼睛,常看着我,偶而接一两句,就要脸红害羞。另一个女孩提到她姐姐 的未婚夫,她姐姐就不吭声,似乎很不愿提起。
 
  我知道另一个女孩有些吃醋,故意的,于是也就推波助澜,老往上扯,没几 下,她姐姐开始坐不住了,要回去。我说这么黑,送送你们吧。把另一个女孩送 到家后,我就送她姐姐。路上很暗,几乎是摸着黑走路的,我们挨的很近,肩膀 时不时会碰在一起。这时她姐姐却主动跟我说起她对象的事:家里人给定的,合 不来什么的等等。
 
  黑黑的夜里,一个漂亮女孩子跟你说她的心事,是很难不动心的。我鬼使神 差,拍了拍她姐姐的肩膀,她姐姐没动,我就搂住了。黑夜使人发狂,我吻了她 姐姐。算一算,认识还不到四个小时。越是沉默的女孩,越是容易出事啊,回来 的时候,我就这么想。
 
  那时,她姐姐还没解除婚约,我是以她姐姐普通朋友的身份去她家的。我这 人是这样的: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碰上她一家人不怎么说话,我就表现得很活 跃,那段日子里给她家带去不少笑声。
 
  她家很干净,一切都井井有条,什么东西该放哪放哪。家具都比较旧,看得 出家里景况不是很好。
 
  接触时间稍长,我看出她们姐妹三人的区别了。她姐姐虽然不说话,但善解 人意,陪着不闷。她妹妹只是害羞,熟悉之后是很缠人的,小样儿老跟两个姐姐 较劲。她呢,虽然沉静,但比较倔强,最难接近。我的心却放在她身上多些,常 看见她离得远远的,一双眼里是难以征服的沉默,不知道她想些什么。偶而提到 她,也不搭腔。是一朵带刺的玫瑰,我想。
 
  想多了,就更不服气。老找借口接近她,她其实又挺害羞的,逼得她没办法 了,就脸红,不知所措。那时我就暗暗得意。
 
  久了,姐姐妹妹都看出来,对她吸引我更多的注意力又保持着姿态很不忿, 站到我的阵营,一起对付她,直到她坐到了我们一块。那些日子我对每个姐妹都 放不下,存在心上,是不是很花心?
 
  你要说了,妹妹才多大呀,也不放过?妹妹读五年级,小胸脯已开始有鸡蛋 一团,夏天穿汗衫,有一小粒微微尖起。关键是她老跟姐姐较劲,那醋吃的,象 我的小情人似的,让我无法不注意。
 
  对了,忘了告诉大家,妹妹叫小英,姐姐叫小容,她叫小惠。母亲呢,不知 道,我私下心里叫岳母娘。有时后,我心是很乱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姿色很好, 现在看上去也很有韵味,离得近了,有时她弯腰,我也对她的翘起的大屁股想入 非非。我还是处男,对很多女人都有想象,有时候非常疯狂。
 
  就是在这样一个家里,我是一头狼,却享受着羊的待遇,我外表清秀文气, 每个人都对我没有防备之心,对我很好,除了她——我的小惠。
 
  那时候,我摸过她妹妹的小胸脯,脱过她姐姐的衣服,岳母挨得近时,也蹭 过鼓鼓的乳房。只有她——小惠,我连手都没碰过,她的眼睛让我不敢。 
  在去城里的班车上,虽然我们有时也说话。她却总不跟我坐在一起。我知道 她去城里是参加旅游局的培训班,下半年她就要去一个景点上班了。我跑到她们 培训的地方找她,她冲冲冲跑下来,见是我,没好声气地说:“你来干嘛?!” 我说不出话,感觉自己既无耻又可怜。
 
  我是想着她的,但少年的性冲动很难控制。她不让我碰,欲望无处排遣,就 经常不三不四,对她姐姐妹妹甚至母亲下手。我猜她看出一些来了,对我的态度 转为更加冷淡。
 
  我也想过,姐姐也不错,好好珍惜过日子吧。但是一见她,就守不住了,她 的身影,她的眼睛,对我是一股魔力,揉合了欲望和爱念的魔力。
 
  哪怕是她的一片衣角,我都想碰,如果能跟她好好说上两句话,那种幸福感 就能持续许多天。一天没见着她,就止不住的恐慌失落:她厌弃这种模糊不清的 关系了,她要离开这儿了,她是做得到的。
 
  如果说她全然对我无情,也不象。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睛澈亮澈亮的,是深入 灵魂骨髓的眼色。她笑的时候那么美,是从心底里流出来的笑。她静静的时候, 那份忧郁是为谁?我们身体偶然碰触的时候,她的身子又为什么颤抖?
 
  黑夜里,她是我的全部,隔着溪岸,我能感觉她在那间屋里的一举一动。 
  小惠,我的魔鬼。一次一次,我希望她有一天能单独来到我的小屋,我定将 她爱得发狂!一次一次,深夜里,我睡不着,跑到小桥边,希望遇上她单独出来 走的时候,我定将一切向她诉说。可是,在黑暗中,我只象只凄惨的鬼魅。 
  我深恨她,我要报复她!
 
  我终于跟她姐姐小容有了肉体关系。
 
  那是在有一天,晚饭后,天还没怎么暗。我在一张弄来的破躺椅上,听着音 乐,半睁半闭。她姐姐小容悄悄来了,捂住我的眼睛,手很柔软。我拉下那双手, 到胸前。后面那个身子就贴在我后背上,热热地喷着呼吸的嘴在耳边。我销魂地 享受那一瞬间,闭着眼,然后拉着那个身子坐到怀中。
 
  小容坐下时,一根硬硬的活蹦乱跳的东西,垫在她屁股下。小容穿着裙子, 几乎是一下就弹了起来。身子被我抱起,放在床上,很方便,撩起裙衣,扯下底 裤,我的东西已到了小容的两腿间。那儿毛毛的一闪,被小容的两只小手遮住。 
  小容仰躺着,看着我,胸前一起一伏。脸红得被东西烫了一样,样子非常诱 人,我一拉开那两只小手,那手就捂到了脸上,我干干硬硬长长的东西就进去了, 涩涩的阻着,小容大叫一声,我的东西又进去了一点。这时,我发现门还开着, 拔出来,去关了门。回来时,小容坐着缩到床里边,裙子上沾了血迹。
 
  我晃当着胯下的东西向小容走近时,小容红着脸,嗔望着我。令我有种非常 享受的强大感觉,拨倒了小容,我的东西重新插进去。小容的两片肉唇沾着血, 鲜艳的红,东西就在那里一点一点被吞没,小容的两腿死夹着,似乎抗拒那东西 的进去,嘴里也在喊着,摆着头,忍受强大的侵入。
 
  终于,我的东西全根没入,小容的眼睁得大大的看着我,似乎带点吃惊的神 情,嘴里直喘着气。我一动,小容的眼就闭上了,嘴角吃力的咬着,底下越来越 滑,最后小容的嘴张开了,花瓣一样,微微颤动。
 
  真的很爽,我的东西拖出时,四周的肉包挤过来,送客似的,往前耸,又象 
  破开什么软果肉似的,汁液横流,软肉全被推搡而开。顶在某个深处,浑身 一爽,又忽悠悠抽回来,小容就象吃了什么辣东西一样,嘴儿跟着一张一翕,唏 嘘唏嘘的喘气。
 
  直到我热热地喷洒开来,小容才“嘤嘤”作声,无力地将头甩向一侧,那一 刻,小容的样子非常象她——小惠,她们姐妹俩的侧面本来很像。
 
  我躺倒在小容身侧,一阵美妙的性交之后,却止不住更加汹涌地想起小惠。 她的眼睛仿佛就在我的身前看着,一股难言的夹杂哀伤失落的情绪弥漫我整个身 躯,浑身粘乎乎的没有丝毫力气。
 
                (二)
 
  连着几天与小容狂欢后,再到她家时,我忽然有种不合适的感觉。气氛变得 很怪,不但小惠冷冷的沉默,就连岳母和小英子也应答得很勉强,只有小惠的父 亲,露一口被烟熏黑的牙,温和地笑。小容呢,已公然象我女朋友一样,靠我很 近,口气也比以往随便亲热,那样子又象在对家里人示威。
 
  我后来才知道,小容已向家里提出解除以前的婚约,我们的关系虽没明说, 但这几天老往我的小屋跑,是人都猜得到。
 
  我臆想小惠会很伤心,可是那张脸儿除了淡淡的表情,什么也看不出来。倒 是小英子,小脸儿歪歪的,有时回我的话很炝。
 
  越是这样,本来我对小惠的一丝歉悔惭愧之心都没了,有些无耻起来,常留 小容在我的小屋过夜,终于导致小容跟她的未婚夫分手。这样,我就变成了小容 的准未婚夫了,岳母也不好拒绝这样一种结果,小英子呢,除了有时跟小容拌拌 嘴,日子久了,就被我逗得绷不住脸,小惠却开始经常不在家里。听说她在城里 有个同伴,常住在那儿。
 
  再见到小惠是在一天夜里,我在小桥旁边,喝了点儿酒,沉浸在心事中。其 实,我的一颗心全在小惠身上,一段日子没见着她,我都快疯了,才会跑到这个 地方来,对着夜溪,吹着风。
 
  已经很晚了,路上很少见到人,我也打算回去。忽然,看见桥头两个女孩子 互相摆了摆手,告别的样子,其中一个女孩过桥来了。越来越近,桥上有昏暗的 灯光,照在她身上,不是小惠是谁?我的心狂跳起来,喉间跟着喊:“小惠!” 发觉自己的声音好哑。
 
  小惠吓了一跳,警觉地将手提到胸前,渐渐看清是我,黑黑的眼珠一闪,没 有理我,默默地走过去。我的心又痛又酸,多少天没见她了!见了也不理我! 
  我的心里只有她!什么也不管了,我冲上去,扯住了她的袖子:“小惠!” 她停下来了,但没有回头,冷冷的声音传来:“你想干嘛?”
 
  我一呆,接着说:“小惠――你不知道――我,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小惠的声音依然很冷,袖子甩开了:“有什么好说的?有话明天家里说!” 
  我忍不住了,浑身颤抖,终于喊出来:“小惠!我―――我爱你!”那声音 象哭出来的。
 
  小惠沉默半响,终于转过了头,微光下,嘴唇在颤抖,激动的颤音中带着冷 笑:“你爱我?笑话!――你说这话真无耻!你跟我姐都上床了!你对我小妹动 手动脚,别以为我不知道!哼,你――你他妈的不是人―――你连我妈也碰!” 
  我一下惊呆了!跟岳母的事―――非常短暂,是在她家的茅厕。岳母刚从里 边出来,手边系着裤带,我恰好去小便,一时冲动了,将岳母挤到柴堆上,拉下 她的裤子,将东西往她腿间顶去,由于太激动了,还没进去就泄了,岳母一声没 吭,脸红得跟布一样,拉上裤子就匆匆走了。前后不到两分钟,没想小惠竟知道 了!
 
  我呆呆看着小惠的眼泪流出来,顺着脸颊往下爬,心中凉透了。我与小惠也 许再也不可能―――这样的事,我拼命不想记它,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以为没有发 生――小惠却知道了!
 
  小惠走了,我浑身无力,酒劲本来没事,头却慢慢变得发麻,晕头晕脑,踉 踉跄跄回到住处,倒在床上再也不想爬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感觉轻飘飘的,没有实在感,连着许多天,我没有到对岸 那个家,有时就呆在城里的同学家喝酒,班也不爱上了。
 
  小容几次到我小屋里,没找着,问人,说我在城里。而小惠也常往城里跑, 小容就有些疑心,问小惠,小惠也不解释,小容又伤心又怀疑,就病了。 
  我知道后去看小容,她呆呆的躺着,不理我,我知道自己离这个家越来越远 了―――可是,谁知道有一天,我还会跟小惠纠缠在一起呢――――
 
  那时我已调到城里,小容认识了一个刚分配到矿上的技术员,结了婚。我因 不想回忆起伤心事,一直没到矿里去。一年多了,除了有时见到在城里上学的小 英子背着书包,很少看见她一家人,小惠的消息更没有。我却没有忘记她,一直 没找女朋友,谈起这方面的事,总是懒懒的。
 
  一天,朋友拉我去喝酒,在一个包厢。都是熟人,酒也就下得快,然后就扯 开喉咙唱卡拉OK。结果隔壁有个女孩也在唱歌,唱得很好,一大伙人大呼小叫 的喝采,这边就唱不下去了。
 
  一个朋友说:“去看看,什么人呀?”后来就拉回一个醉醺醺的刀疤脸,那 位朋友就笑着替大家介绍:“原来是华哥在隔壁,怪不得那么热闹!”
 
  大家于是都站起来:“华哥,喝一杯!”华哥是本地一个地痞老大,大家没 见过也都听说过。
 
  华哥醉斜着眼说:“都是朋友――来――干一杯!”抹了抹嘴又说:“打扰 大家高兴,我――我要赔罪!”
 
  大家忙说没关系,华哥却醉醺醺的歪开身:“我――我去叫我马子替――替 大家唱两首!表示赔――赔罪!”歪歪斜斜到了隔壁,然后听到隔壁的争执声, 似乎那女的不愿意。一会,华哥还是拖着那女的过来了。
 
  那女孩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蛋,样子蛮清纯的。一抬头,我浑身巨 震,分明是小惠!眼睛亮亮的,虽然瘦了些,样子更楚楚动人,她竟成了华哥的 马子!
 
  我呼吸困难,刺痛漫延到整个身躯,不忍心再去看她,鼻子好酸,就要当场 出丑,拼命忍住。小惠也一眼瞥见我了,亮亮的眼珠子一闪,在我身上呆了片刻, 转低过头去,一会甩了一下头发,又抬起头来,看着那边。
 
  我挺不住了,哑声对旁边一个朋友说:“我――出去一下。”一出包厢,眼 泪哗的一下流出来,在黑黑的走廊,听到小惠的歌声传来,浑身止不住颤抖,心 里只叫:“回去吧,离开这个地方!”脚却象钉住了一样,挪不了。靠在廊杆上, 眼睛糊成一片,胸中翻滚暄腾,喉间发苦,头象撕裂一样麻痛。
 
  也曾无数次想象过与小惠的重逢,也并没有期望太多,想象中自己都能风轻 云淡、坦然处之,但是今夜―――今夜这样的重逢太令人难以承受!
 
  小惠―――我恨!恨不起来,心酸酸的、轻飘飘的,没有力气,苟延的是我 的呼吸,失魂的是我的躯体。今夜,就这样吧,回去喝酒,什么事情也没有。 
  还是动不了步,我象被人钉死在那里。细细的舔着自己的伤口,哪儿最痛, 往哪儿戳,自伤自怜象一条受伤流落的狗。
 
  小惠出来,在厅上,看见走廊上的我,停住了,我的又一股热泪狂涌,那一 刻,我敞开自己没有一丝保留,眼泪在我的脸上纵横,看着她,今生今世也不能 停止的,看着她。
 
  没有欲念,只有说不出的痛,和相思。我的表达是用我的躯体和灵魂,还有 黑暗中的所有。
 
  小惠慢慢的走近来,我的心恢复了几下跳跃,待她走过我身旁,凉了下来, 还是挤出一点声音:“为什么――是这样?”
 
  小惠停了停,然后用力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最后跑起来,进了洗手间。 
  我轻一脚重一脚的回到家里。平静的日子破碎了,天空暗无颜色。
 
  或许,这一切都是我该承受的。年少轻狂的岁月生命中的痛。
 
  一个月后,我在一家排挡喝酒,一个人。已有七、八分醉。
 
  呼噜呼噜的四、五俩摩托开过来,车上下来一对对男女,到了隔壁,吵吵闹 闹。过了一会,里面吵架的声音传来,乒乒乓乓,碗筷砸碎的声音。就有一个男 的粗重的声音,“啪”的一声,一个女孩尖叫了一声,门口躺倒一个女孩,接着 露出一个男的身影,是华哥!
 
  华哥嘴里骂骂咧咧:“臭婊子,教你怎么做女人!”上去又踢。我的血一下 往上涌,操起排挡里的菜刀,冲过去。
 
  华哥惊讶了一下,接着骂:“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管闲事?!”
 
  我浑身发抖,一声不吭站在那里。
 
  店里已有几个人拿起家伙,有的在嗤笑。实际上我的脑里一片空白,见人就 砍,背上挨了一下也不觉得痛,有人惊呼:“这小子疯了!”
 
  “今天碰到个疯子,妈的!”
 
  他们怎么走的我也记不清,手里紧紧地握着刀,激动地发抖。小惠过来的时 候,我神志还没有清醒,呆呆的站在那。
 
  回家检查时,左手挨了一刀,背上挨了一棍,腿上也被划了一下,幸好伤很 轻。小惠帮我擦洗包扎时,我的胸腔还在剧烈地跳动,任她摆布,一句话也没说。 完了,小惠坐到一旁,垂着头不说话。我涩声说:“你回去吧。”
 
  小惠不答。我忽然躁怒:“你回去吧!我不用你管!”小惠的头簌簌动,哭 了。
 
  我心中又痛又酸,身心疲惫。呆了许久,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小惠在那,我感觉就像做了场混乱的梦,一切都不真实。阳光照在小 惠身上,有一种令人心痛的美。一切跟以前相似,小惠坐在她家的窗边,阳光披 洒她半身,头发金光光,阳光下沉默的少女,朦胧中散发迷一样的光。
 
  止不住的温柔,我心荡漾。就象初醒的孩子,呼唤中带点生命的渴望:“小 惠!”伸出去,两手空空。
 
  小惠终于坐过来,用手轻摸,那张为她憔悴的脸。幸福让眼泪流下来:“小 惠,原谅我,我真的喜欢你呀。”
 
  小惠象片羽毛一样盖上来,脸贴在我的脸颊上,我用手在她长发上轻摸,怕 惊醒她似的。
 
  小惠无声的泪浸湿我的脸庞,我们就这样相拥着呆了一天。
 
  肚子饿了,泡方便面吃。我们象有一种默契,抛开外边所有的一切,谁也不 提曾经发生过的种种事情。小惠轻言巧笑,而我,幸福让我笨笨的,老走神。 
  夜里,我们静静的对视着,我说:“你睡过来。”小惠笑着摇摇头,我伸手 一拉,小惠整个在我怀里。我抱着生命中最珍惜的婴儿,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 气,喉间呻吟一样含混:“小惠,我从见到你,就开始喜欢你。”
 
  小惠在我耳边,轻轻的声音:“我也是。”一种狂喜溢上胸间,我扒出她的 脸,难以置信似的,期待地望着她的眼:“真的吗?!”
 
  小惠羞红的脸儿似乎要躲藏,被我抓住,终于点了点头,我惊喜地呆了片刻。 抖抖的唇找到了她的,颤颤的接触。柔软而芬芳,触感让心间发甜。
 
  无法形容的美,让身子发抖。先是小惠的一只冰凉的小手,伸进我脖子后面 的背上。我浑身一抖,然后迷乱的手进了她的胸,握住热暄暄的一团肉,柔软而 充满弹力,往上挤,剩一粒冠状的乳头,揉捏,小惠的呻吟声传来。手指拨动, 那儿硬硬的挺立,如多出小肉髻,弹手。紧紧一撮,小惠的鼻腔就发出“嗯”的 一声,手脚踢动。
 
  底下就狂乱了,小惠的扭动,我的撕扯。小惠的身子白花花的在扭动中躲藏, 浑圆的屁股,直白白的大腿,羞涩的毛丛,让我看得发呆。
 
  小惠说:“关灯!”脸红得烧着了一样。我却仿佛没听到,手指笨笨的去拨 弄她腿间,细黑的毛羞羞的覆盖着,红唇隐现,小惠将两腿羞闭,从下边,看见 羞红一线,毛灿灿的两边布开。
 
  实在不行了,捧起下边棍一样的东西,往那靠去。小惠一手捉住,又忙放开, 我的东西已到了沟边。在上面上下划动,寻找突破口。唇肉被划开,娇嫩滑软, 我喊了一声:“小惠!”身子幸福地沉下去。
 
  小惠下意识叫了声:“不要啊!”那儿已没入一点,堵着进不去。
 
  小惠痛叫。我的脸停在她的上方,喘着气:“怎么回事?”小惠的牙咬着下 唇,使劲摇。
 
  我的一挺腰,背上有些痛,不管了,下边一用力,感觉又破进一点,小惠大 叫一声,下巴高高扬起。我抽出来,见她腿间一片血,我的东西上边也沾着一丝 丝。又惊又奇,问小惠怎么回事。
 
  小惠侧过头去,嘤声说:“别问。”追问之下,才知道,华哥前几年被人砍 伤,根本不能人道,找个马子只是掩人耳目。
 
  我心中怜惜,搂着小惠心疼不已。如果,知道她是处女,我会更加温柔的。 那一夜,到此为止。小惠在我怀里乖乖的缩伏,而我,整夜未眠。
 
               (完结篇)
 
  小惠坐在那,这就足够。我只要看着她,心中那份满足喜悦之意就盈盈欲坠, 小心翼翼的在她身周绕来绕去,小慧有时羞瞥一眼过来:“你干嘛呀?!”嘴角 带着微微笑意。
 
  我傻傻笑着,想说话,又觉得不说更好。
 
  小惠的意气神态是完全能自给自足的,一个人举手投足,或坐或站,都那么 合适不过,有时看得我心痒了,就想伸手抱过去,小慧的推搡也娇娇柔柔的,好 可爱,让人心疼不过。
 
  这几天,我就像屋里藏了个珍宝似的,时不时忍不住跑回来看看。
 
  但一出门,总有股阴云压在心头:华哥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宁愿与小惠在一块出门,碰上事了,我愿意舍弃一切护卫她。可是,一个 人呢,走在外边却有止不住的恐惧,每一刻都十分紧张,灵觉向四周延伸开去, 这样久了,心神非常疲惫。只有在回到家,见到小惠的一刹那,心才松下来,浑 身没有力气。
 
  我内心很惭愧,却不愿意跟小惠说,她知道我这么胆小怕事会怎么想呢? 
  这样的心态特别需要安慰,我一次又一次的痴缠着小惠,只有将她娇小绵软 的身子搂在怀中,才又感觉到自己的强大。
 
  两个人的身子简直不能碰,一碰就着,小惠经过几日的性事,也变的特别敏 感,没两下就会被我调动起情欲,身子稍贴到在我怀中,总是火热滚烫的。 
  小惠说:“怎么办呀?我们俩这个样子――――”眉间蹙着,小脸儿又无奈 又逗人。
 
  的确有些过分,一天似乎没干其他事,每隔不多久,就要来一次。每天怕要 超过四、五次吧?
 
  小惠比较传统含蓄,每次仅能听见她细细的喘息,忍不住时,她就用牙咬着 下唇,有时只听到一两下“嗯”“哼”就没声了。当然她有时也会从喉间漏出抽 泣声,一出来就赶紧收回去了,似有似无,断断续续的,那感觉就像在她体内深 处硬挤出来似的,让人浑身止不住的强大暴烈。
 
  我喜欢从后面搂着小惠,将东西插进去,能进去很深,她的腿又闭着,非常 紧贴慰合,她细腻的后背就贴在我胸膛,身子弓着,象个白瓷器,却是热活的, 象个细滑的软体动物,却能出声,我一边在她耳后说着悄悄话,一边缓缓的抽动, 这时小惠说话的声音好诱人,又娇又细,让人听得发狂。
 
  不是哪个女孩都适合后面进去的,有的勉强插进去了,感觉很别扭,要不就 很容易滑出。而小惠呢,小身子缩着,从她后面来,感觉很好。
 
  小惠也喜欢这个姿势,我注意到,有时我一拨转她身子,她自然而然就侧卧 着对我,我的呼吸就喷在她耳后,百般轻薄,她羞低了脑袋,就任我为所欲为。 
  当然有时也玩些花样,比如坐着吧。她喜欢看书,而我呢,就乘机把她抱在 腿上,下边硬了,悄悄褪去她的底裤,她看着书,心不在焉地阻拦我的手,等真 真发觉时,已经晚了,我的东西插在她里面,她嗔望我一眼,我抱着她不动,其 实动起来两个人都痛,她底下涩涩的紧紧的辣辣的。坐一会就好了,底下滑湿起 来,我搂着她一摇一摇,她还拿着书,鬼知道她看进去没有。
 
  这样的日子很不短,有时在房间呆腻了,我就拉着她上屋顶,是真正的屋顶, 不是平顶阳台。坐在屋脊上,热得烫人,就找两块东西垫着,缩着脑袋,看附近 的人家和远处的操场。
 
  我的屋子是租来的,公家出钱,面积很大,带卫生间,靠着城里的一中,每 当放学,门前的道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一过那个时候,就很安静。小惠非常 喜欢这儿。
 
  屋子斜对面有条巷子,一中校内的天桥架在巷子上面,居民从底下穿过,学 生则在桥上走。
 
  有次忽然看见一个女孩象是小英子,走在桥上,我问小惠:“是她吗?”小 惠也有些近视:“看不清楚。”
 
  后来就很少上屋顶了,小惠似乎不愿意小英子见到我们。
 
  我一直暗暗奇怪,华哥怎么没找上我们,直到有次在街上碰到上次一起喝酒 的那位朋友,才知道,华哥被三个十三四岁的小弟用刀砍死了,这种事情,小城 里每隔几年都上演一次,做老大的很少能完身而退。
 
  白担心这么久,我心里松快了许多,回去告诉小惠时,小惠沉默了,没表示 什么。但我看出她似乎还挺伤心的,一整天,不大说话。其实我心里有些酸意, 毕竟小惠跟了他那么久,就想看看小惠什么反应,小惠不说话,我也沉默不语。 
  夜里小惠依旧缩进我怀里,我搂着她的肩,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干巴巴地问 了句:“你还想着他?”
 
  小惠在我胸口的头摇了摇。过了半天,说:“华哥,他―――他有时挺讲义 气,那时我做导游,有人欺负我,是他救的。”
 
  两个人在一起,总会有好的地方。我倒不在意小惠的过去如何如何。可是她 的一声“华哥”,喊得却让我心头泛酸。就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藏着什么我 不知道的感情。白天不说话,是为华哥伤心吗?
 
  当晚,小惠没心情,我也没强求她。可是第二天,小惠起来,说一个人想静 一静,我心中一痛:为了华哥,至于吗?
 
  我不好说什么,表情淡淡的,送她去车站,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小惠好 让人怜惜啊。
 
  我疯狂的想着她,当晚就想去见她,可总有什么东西堵着,我希望小惠因为 想我,自己能回来。
 
  就这样犟着,到后来变成了赌气,每日里疯想着她,每日里死忍着,不去见 她。
 
  我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是想试一试,没有我,小惠能承受多久。我迷恋 那种令她心痛的感觉,想象着有一天她泪眼婆娑扑到我怀里。那时,我会放下一 切,疼着她,养着她,爱着她。
 
  终于没有来,我甚至怀疑她的是否爱着我。我憔悴不堪,同时铁石心肠。 
  一天,低着头在路上走着,听到了小惠的声音,我狂喜地抬起头,却见小英 子在学校的天桥上,和一个女孩嘻嘻的笑。
 
  我无力的笑了笑,小英子却很兴奋,嘴里喊着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清。 
  以后就老能碰见小英子走过桥上,有时和一个,有时和几个小女孩嘀嘀咕咕, 她向我这边看了,那些女孩就冲她笑着说些什么,她脸红红的,伸手去打那些女 孩儿。
 
  有一次,又遇见了,小英子冲我喊些什么,我走过去,却见她翻下栏杆,栏 杆下有一道斜坡下来,很陡。这丫头,虽然在生人面前话不多,却有些野。 
  小英子脸红气喘,跑上来,鼻尖是汗:“你住这里吗?”我“嗯”了一下, 才一年多,小英子长大许多,短发齐耳,胸前鼓鼓的,腰身细长,差不多盖过我 眼眉了。
 
  我问:“小惠呢?”
 
  小英子说:“她在家呀。”随即兴奋的扬着小脸:“你住哪儿?去看看!去 看看!”
 
  手臂被她搀着,无奈,去了房间。小英子一到房门口,见里头很干净,傻站 着,问:“要脱裤子吗?”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小英子自己先醒悟了,羞得 脸通红。她本想问:“要脱鞋子吗?”却口误了。
 
  她不怪自己,反一个劲来擂我,我止不住连笑带喘:“喂!喂!怎么回事?!” 一边去推她,小英子却一下将脑袋埋到我怀里,没声了。
 
  我感觉身上热热软软,胸口肉绵绵,有些吃不消,硬掐着她双肩,推开了。 小英子噘着嘴,头发纷乱,小脸红红的,眼睛不好意思地瞄我。换了以前,见她 这副模样,定忍不住轻薄她。现在却有些心虚,先进了屋,回头说:“别脱鞋了, 进来吧。”
 
  小英子好像进了很希奇的地方,这也问问,那也指指,见了藤椅就坐一下, 见了床就躺一躺。一会又在书柜前半弯了腰,细细的腰身蛇一样弯曲,小屁股翘 对着我。
 
  老实说,我对小女孩是很感兴趣的,她这样不设防,甚或带点引诱,弄得我 脸都硬了,强忍着,口里催:“你不要去上课吗?”
 
  小英子很轻松:“体育课,不去上了!”
 
  我说:“不好吧?”
 
  小英子撇撇嘴:“只要是女同学,告诉老师一声身体不舒服,老师就不会管 了。”
 
  我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问:“为什么?”
 
  小英子脸微红:“女孩子有时会来‘那个’嘛,男老师怎么好问。”
 
  我吃惊地:“就你―――?!”一直习惯她小的时候,一下子不适应她也有 这种“资格”。
 
  小英子满不在乎的表情:“怎么啦?人家不可以呀?”小胸脯随着一挺。 
  晕!我竟跟她扯起这个。坐到椅子上,我说:“算啦,算啦!不跟你说这个 了。”
 
  小英子还象很不服气似的站在那。我举举手,投降。她才笑了,又发现了卫 生间,要乘机冲个凉。
 
  我觉得她好难打发,摆摆手,让她去了。
 
  小英子进去了,一会问这个在哪,哪个又怎么弄,开始洗了,还在里头跟我 说话。我赌气不理她了,拿了本书看。
 
  小英子却探出半身来,白花花的,吓了我一跳,定定神,才发觉她把胸乳藏 在墙后,露出头颈和胸部以上,调皮地笑。我斥责了她一声,她却说:“谁叫你 不理我,所以就吓你一下喽。”
 
  有这样吓人的么?总之我给她搅得很乱。
 
  小英子湿漉漉的出来,我说:“好了,你澡也洗了,该回学校了!”
 
  小英子赤着脚,一踩一个脚印,脸上鬼鬼的笑:“你好像很怕我哦?”逼上 来,拿细胳膊圈我的脖子,胸前薄衣高处被乳尖顶湿,让人不敢看,一下没躲开, 就被她腻住了。
 
  世事偏那么巧,当我听到门的声音,转过脑袋向那儿看去时,脖子还圈在小 英子手臂中,就那样呆呆傻傻看着小惠黑亮的眼珠子,一时竟僵着不知如何反应。 
  小惠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惊疑不定,然后是伤心痛苦的神色,接着传到了脸 上,那脸儿木直片刻,扭曲着转了过去,身子也随着,结果我就看见小惠的背影 在跑,醒过来,心被撕紧,推开小英子,我追了下去。
 
  小慧!小惠!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我有多么想你!心中狂喊,转过两层 楼梯,我只捉到小惠回头的刹那凄离的一眼,头发、衣裳、背影统统不见了。 
  没有见着她,城里不在,她家也不在,消失了一样。
 
  怎么说呢,生活有时就像戏剧,没有解释误会的机会。小惠带着受伤的心离 开,这一点,尤令我心痛。我没有过多想自己,只常常一遍一遍想,小惠是如何 一步一步离开这个城市的?到了哪里?现在又怎么样?
 
              ―――――――
 
  半年后,我收到过小惠的一封信,她到了广东,在一家旅游公司做导游,信 里详细地告诉了她在那儿的一切:工作、生活、娱乐、快乐、烦恼等等。 
  我狂喜过后,开始冷静地写了封长信给她,详细地解释了一切,也诉说了我 对她的想念。
 
  我深深知道,除了她,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
 
  在等回信的期间,我没有辗转反侧、如焦似渴。因为我知道:是你的一定会 是你的,不是你的,命运会把她拿走。
 
  终于,在几乎没有希望的时候,收到了她的回信。信中只有两个字:“或许 ――――――”